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3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評胡長松的「入眠」◎宋澤萊

評胡長松的「入眠」◎宋澤萊

1.
初稿在2000年12月修改在2005年9月的這首「入眠」是一首相當具有詩意的好詩,裡頭的詩句,諸如「遠遠e山行入我e房內」「海湧褫開夢e螺扇」都是詩意十足的句子,值得吾人加以分析。



首先讓我們來了解這首詩的內容。詩的第一段寫作者在夜晚時,經過了一座燈火閃爍的城市,這座城市到底在哪裡呢,我們並不知道,但是我們了解詩人的確是離開了一座燈火明滅的城市。這裡作者使用了「踏」這個字,在於暗示他對城市有一種「輕賤」、一種「毫不留戀」的情緒,因此,他走向了山裡頭的旅店。在第二句,作者使用這句「遠遠的山行入我的房裡」的確是佳句,它其實是「遠遠的山在我車子的行進中,距離我越來越近,我終於來到了山裡頭的旅店裡」這句散文的濃縮句,可以用這麼少的詩句來取代這麼長的散文,當然可見詩人的功力不凡。總之,第一段是寫詩人拋開了世俗的纏累,來到了山中旅店。

其次,我們再看第二段。作者先說他帶著一頂帽子,但是這頂帽子不是普通的帽子,它是由溼氣濃重的青翠樹影和藍寶石一般的星星所組成的夜色的帽子,作者仍然用濃縮法,將它寫成「戴ㄧ頂溼氣霧重e青翠葉影 合/天頂秋沁e藍寶石天星所織e夜雲之帽」,句子的確被濃縮得很厲害,就像一幅濃縮的油畫一樣。接著第二句,作者說他的頸肩環繞著一條絲巾,這條絲巾也不是普通的絲巾,而是一條銀色的溪水。這句話被他濃縮寫成了「頷仔頸箍一條銀色溪水e絲仔領巾」。

再其次,我們看第三段。這裡他說山區的夜鶯也跟著他來到了附近﹝其實夜鶯根本不會跟隨在任何人後面而走﹞,暗示了他和夜鶯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關係,作者似乎在說「我就是夜鶯,夜鶯就是我」。這隻夜鶯很不凡,它的翅膀長長,映照著即將失去的、殘餘的晚霞的諸多顏色。

再再其次,第四段,作者寫他的旅店就在山壁的後面,也許就在懸崖的旁邊,因此,海水展開了如同扇形的海螺貝殼般的夢,靜靜的坐在他的床邊。在這裡,我們了解海水是不可能「坐店我e床邊」,這裡其實是說作者坐在床邊,暗示了「我就是海水,海水就是我」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第五段寫在寂靜中,他感到沿著今天、明天、後天生長的這一棵時間之樹,慢慢在吐出新的嫩芽。在這裡,詩人暗示,時間並不是完全靜止的,在山區旅店裡,時間仍然向前行,它慢慢的成長更新,也暗示了自己在寂靜中不停的成長更新。

最後一詩人忽然說有一群小孩子走過他身邊,在那兒拍手、歌唱、吹口哨,而這時的他顯然正倒在山區的ㄧ棵樹下,沉沉地睡過去了。

2.
接著,我們來看看詩人所使用的技巧:

〈a〉就意象來看,這首詩的意象相當傑出。詩裡頭的意象絕不乏味,也不呆板,包括「燈火閃熠e城市」「遠遠e山」「藍寶石e天星」「銀色溪水e絲仔領巾」「七色彩帶翅股e夜鶯」「恬恬e海湧」「寂靜e時間」,都附帶了顏色和狀態的形容詞,使本詩的意象異常的鮮活,本來夜晚應該是沒有顏色的,現在居然有那麼豐富的顏色。

〈b〉就修辭的技法上來看,詩人使用了不少的「轉化」的方法。所謂的轉化,包括了「以物擬人」「以物擬物」「以實擬虛」「以虛擬實」……的種種方法。我曾經注意到,所謂的「轉化法」其實是來自於「比喻法」。也就是將ㄧ個比喻句裡頭的「喻體」「喻詞」省略掉,就會變成「轉化」。「轉化句」是最具有詩意的句子,往往造成巨大的詩的效果。比如本詩中「遠遠e山行入我e房內」這一句,原來它的「比喻句」應當這麼寫:「遠遠的山像一個人行入我e房內」。現在我把「像」這個「喻詞」以及「一個人」這個「喻依」省略掉,就會變成「遠遠e山行入我e房內」。其他諸如詩人說他戴了ㄧ頂天星之帽﹝以大自然比喻我﹞,圍著一條溪水的絲巾﹝以大自然比喻我﹞或者說海潮會展開它夢的螺扇﹝以物比喻人﹞,均屬同樣的「轉化法」。

「轉化法」往往會「陌生化」了句子,引起了我們的興趣。「陌生化」是很重要的文學要素,俄國的形式主義文學家認為一篇作品所以吸引人,是作者陌生化了文學的形式或內容的結果,它打破了一般人習慣性的思惟,讓人經驗到一種事物的新鮮性,從而有了一種吸引人的樂趣,就這就是為什麼文章會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比如說:「人走進房裡」沒什麼稀奇,但是當我們說「山走進房裡」就會引起我們的注意。道理盡在於此。

這首詩其實就是「轉化法」修辭法的模範之作。

〈c〉再就結構來看,詩人並不重視詩行外觀的排列,因此詩行顯得不整齊。但是,本詩裡頭,詩人把城市/山區對立起來書寫,並且是明顯的輕視了城市,重視了山區,仍是有二元對立的結構可循;再者把我/大自然對立起來書寫也是一種二元對立結構的書寫法,只是這個對立不是永遠的對立,而是要達到二元交融,天人合一的境界。換句話說詩人先結構,之後再解構。其運用了結構和解結構的技法於詩中也是顯而易見的。

3.
再來,我們看看首詩的意義,或者說它的價值。

這首詩顯然是一首「田園詩」﹝pastoral﹞,所謂的田園詩原來應該叫做「牧歌」。公元前三世紀,希臘詩人希奧克利﹝Theocritus﹞開始牧歌創作。以牧羊人以及他們的田園生活做主題,發展了三種不同的牧歌形式和內容。一種是對答体;一種是獨自吟唱愛的失落或牧羊女高不可攀的獨白体;一種是牧人輓歌,哀悼友人的離世。因為是田園詩,詩中會出現山林夕照、潺潺溪水、如茵綠草、遍地鮮花……這些景致。到了近代,田園詩的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人對這種文體感到有趣。新批評的大師燕卜孫﹝William Empson﹞在《田園文體的一些形式》中談到,田園詩的特質在於嚮往或回歸到一種生命的單純狀態,是對越來越複雜的文明的一種厭棄或反撥。我們用這個觀點來看胡長松這首詩,剛好說中了胡長松這首詩的特點。

我們很明顯的看到「入眠」這首詩一開始,就寫了詩人離開城市,一路往山區直去,就是離棄了他生活的繁複文明,對單純的世界做了一種回歸,而且是毫不猶豫,欣然而去的;詩中還出現山林、溪水的景色,剛好就是一首典型的田園詩,當無疑義。

不過,我認為,它不是一首單純的田園詩,因為在裡頭,詩人描寫了一種進入時間,與「過去、現在、將來」共生的寂靜狀態,這種企圖達至「天人合一」的境界,才是本詩的更內在的價值,也就是它顯露了有一種東方式的靜觀,有一種東方的人生修養在裡面,要說是一種「禪觀」也無不可,因此,它實在是神祕的。它有東方的禪文化特質在裡頭,使它不同於一般的田園詩了,「田園加上神秘」才是這首詩更可貴的價值所在,。

在另一方面,加拿大的文學家傅萊﹝Northrop Frye﹞曾在〈文學的原型〉一文裡解釋,他說人類所的原始神話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種形式;他還說我們文學中的田園詩可以被看成神話裡的夏天形式。它代表了英雄的婚姻或凱旋,精神上是勝利的、美好的。因此,我們極能在胡長松的這首詩裡面,領略了那種精神昇華的歡樂。這也是本詩的價值。

4.
最後,我要提到這首詩的ㄧ兩個微小的缺點。首先我認為,在詩行的排列﹝結構﹞上,還可修改。也許可以每段都排成一樣的行數,或者其他比較整齊的型態,因為既然不是後現代的詩,還是必須照顧的詩表面的美觀,使讀者愉快閱讀。再其次,這首詩的「時序」有些錯亂,詩一開始,詩人就已經離開了燈火的城市,顯然已經晚上了,後面就不應該再出現黃昏的夜鶯。同時,詩的最後段突然出現小孩的歡唱和作者躺在樹下,這個場景是大白天的景象,也不應該出現在晚上,在這裡,時間被任意的調派,使讀詩的人感到很困擾,這個缺點也要改正才好。不過我認為,這些小小的失誤,無關宏旨,他們並不妨礙詩所帶來的眾多美麗的領悟。

【附錄】

入眠      胡長松

踏過燈火閃熠e城市暗暝,
遠遠e山行入我e房內。

戴一頂溼氣霧重e青翠葉影 合
天頂秋沁e藍寶石天星所織e夜雲之帽,
頷仔頸箍一條銀色溪水e絲仔領巾。

山埔e夜鷺嘛綴入來,
伊翅仔尾拖著長長道卜消失e
黃昏七色e彩帶。

值山e後壁,海湧褫開夢e螺扇,
恬恬坐店我e床邊。

今仔日,明仔載,後日,
寂靜中一欉時間之樹吐芛。

幾個囝仔行過我e身邊,
拍phok仔,唸歌,箍詩仔,
我倒值樹腳沉沉入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