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2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港嘴》連載(01)

 
大港嘴 (01)  

我感覺真龜佇我來晉前﹐西遠遠的所在像熠過金iāⁿ-iāⁿ的光﹐有一个柴槌仔底摃仔的真沈重﹐閣袂輸有人位嚨喉尚深的所在呼嚕呼嚕嚷出來喝出來的一个假若是爸的叫。佇一大群一大群的查某人的哭面﹐彼束光愈來愈tshîⁿ尾手佇我來晉前tshioh一欉樹仔﹐阿……
天時hipkâⁿ佇海的味規身軀黏thi-thi
我感覺記智已經欲完全消失去囉。一我直直想實是位土爬出來的——À是位海裡?我毋知。對生命中某一段時的代誌﹐我總是感糊塗袂起;閣較好笑的是﹐就算真無簡單想嘛一下手袂記——一句我假若完全是位一場眠夢裡雄雄精神來的﹐除了按呢我的智實在無把握啥物。
所以我就行入彎彎khiau-khiau漉糊糜仔隘﹐二爿ām密的野草予人看袂著遠﹐阿臭樹仔欉佮毋知名的野藤花﹐嘛直直佇中搖
真久我才遇著人。是一个仔烏歷歷的歐巴桑的大分予破糊糊的幼仔布巾包咧﹐頭戴瓜笠。伊拖一大漁網行倚來。那面漁網袂輸連貼佇土跤閣親像是位土夆硬tshuah--來的。我知影我已經欲到烏索仔港。
﹐這敢是到海墘的路?
「敢你無生目睭
「按呢海墘仔到底有外遠?
「緊矣啦
斡也毋斡就行過身軀邊﹐阿彼一大漁網煞假若是幔佇伊身軀頂的烏紗仔仝款共伊包稠稠。[i]
 
……八干拉呀拉呀留﹐請恁坐咧礁眉加加漢多羅我洛﹐講起著我的祖先啊﹐親像大喔……
 
晉前猶規野雀鳥仔底底啼﹐毋過行過彼个拋﹐就 tshun離離落落幾个寂塭仔出現佇我tsham幾間仔半浮沉佇土糜--瓦厝佮幾欉仔孤單、樹葉落盡磅的麻黃爾爾;彼是一幅更加拋的景緻。
(阿爸啊怹到底做啥是知咧?規去可憐可憐怹啦﹐就算是我求你好啦……
你是你無應該較恬咧?)
我假若媽媽八按呢講過:
「我早就無向望恁爸矣毋過你你的小妹﹐若我無著﹐伊今年應當已經十七矣;阿tshūa你走的時伊才乾焦是三個月大奶呆的嬰仔爾爾——你減採tsit啥﹐著
「我啥物攏袂記媽媽
「你个囡仔確實有影乎——你攏想袂起來矣
頭雖tshu一爿毋過刺毒的光線猶是予我規身軀汗。空氣有燠臭臊﹐親像已經auau甲海按怎吹嘛吹散仝款。
「…海流一退﹐所有沙位沙埔仔的土漿裡鑽出來四界攏是那菝甜甜的﹐阿所照囡仔人快活蹉跎的人影拖甲長長長﹐海流的跤跡跳舞﹐直到笑共每一枝毛潑澹……」
He大熱人的昏下晡鴒鷥孤孤單單佇塭仔踅﹐盡尾飛落歇佇一枝歪tshu̍ah的電報柱。
我是佇一塊青荒的墓仔埔邊遇著彼个魚販身軀魚鱗昏的光線下面金熠熠。[ii]
「到彼个giàng-giàng沙埔仔港口咯。」
「您講順這埠岸一直﹐就是港口矣是毋先生。」
「正是矣少年家。你嘛欲位去喔
「嗯
是欲揣人是毋
「會使按呢tsit
按呢你到底欲揣
……我聽講我是佇出世的所以乾焦想欲來看看咧﹐順阮老爸佮小妹的下。」
「唉
 
媽媽予我一張相片是一个容憂悶的少婦抱一个嬰仔﹐閣有另外一个細漢查甫囡仔徛佇伊跤邊。當然相片的少婦就是我的媽媽﹐阿我呢是一个著青驚的模樣。佇沙埔仔頂﹐尻川後是闊莽莽看無的大海伊的phú飄﹐佮伊卒的容是真無四的畫
「真得您猶會記這塊沙埔仔﹐聽您按呢講﹐您應當是久無--來矣?阿kàu底你的時是幾歲矣
「我無清楚大概四五歲爾。」
「喔按呢你智真好呢其實彼塊沙埔地消失矣﹐阿遐這馬埠岸的kong-ku-li土角、灌漿的皮佮捆的廢纜線無按呢使﹐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