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1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金色島嶼之歌

   「佇我的目睭內無人比大Tu-koo-lu[2]查某囝Salom[3]閣較媠。」拍氆仔光的我佮我的兄哥Rutok[4]个人划[5]竹排仔出海我的心肝頭全是Salom形影。我划位日出的方向看海對Kale[6]浮佇地平線,雲影光線底步。Kale本底是恬的查甫囝當日光位伊身邊金色雲裡tshio̍h來插入海面,成做伊位尻脊骿抽出來的刀的時按呢tō成做佮Lamey款的威嚴的戰士啊。我底想划去到海的對面,我會揣予怹掠去的我心愛的姑娘Salom我會使共伊tshūa來。
Tshio̍h的日光直直底轉踅,有時tshîⁿ[7]有時暗,這是這大海上媠的時。毋知是按怎雄雄細漢的時兄弟仔綴爸爸佇這片大海掠的代誌:透早的日海湧拍佇竹排仔伊夯一枝竹仔削的tsha̍k跳落泅位水底真深的礁石縫去;阮爸爸真久一直夠兄弟仔為伊煩惱徛佇船頂喝伊。一下手伊才位水底tsha̍k佮伊手的大蝦起直直底滾絞按呢我佮我的兄弟Rutok嘛跳落海去……Lamey,阮gâu泅泳,阮gâu魚,阮有時會共掠的去大員參的人交換物件;阮Lamey,阮gâugâu拍獵,阮共阮鹿曝做乾食鹿仔皮做衫,嘛共tshun的鹿鹿仔皮佮椰子提去換粟仔、佮別物。有時是怹坐交換的……本底,阮毋是對怹遐爾siān只是前一暫怹真仔來Lamey海掠魚,遐佮紅毛做伙的漢人攏是大蜘蛛láu冬天怹提大網仔來欲共Lamey的烏掠了了─確實愛怹教示的大Tu-koo-lu的無毋著,乾焦勇敢的人才夆欺。伊是Lamey人尊敬的戰士。
我的兄哥Rutok講:「位春天到冬天tō是一向遐呢衝磅。漢人佮你啥濟甲像海沙你何必直直佮怹冤家
阮順風勢划位北面,的猴山像一粒小島出現佇海平線。佇金色的光線下海湧的底受氣。我講:「敢你毋batVare講過,Lamey海是祖先的海無任何人會使凊彩倚魚,若咱的祖先仔怹是會受氣的。講,是咱祖先的魚,哪會使烏白來掠」有一群仔佇船邊底泅,若,阮tō會提tsha̍k仔來tsha̍k魚,今仔日無心情。閣較遠的海面,不時有一二有翅仔的飛魚佇水面跳,嘛有幾飛踅,雄雄tshih低飛落,頭鑽入海面,閣飛,逐隻的喙攏咬一隻魚仔。
Rutok講:「唉……講著Vare,阿若是怹紅毛呢咱的Vare底是按哪」我的兄弟Rutok的頷頸仔掛一條粗粗的金鍊我知影he伊佇大員用烏乾佮漢人換來的。海湧反tshio̍h,閣tshio̍h彼條,阮Lamey姑娘攏he是規Lamey上媠的一條仔。
  Vare的話甲真清楚。「Vare講,紅毛會坐大怹的手提火做的箭,飛比大風較怹的毛是紅的干那鬼仔火無人會使拍怹。」我會尪姨Vare講話的時目睭放瞌瞌,聲音phi̍h-phi̍h。我想甲目睭皮liap一球,連話都講袂清。我感無人會相信伊的話,因為紅毛的幾年前確實bat來過,其中有二个人上島想欲偷的椰子結果予阮刣,而怹欲死晉前剉屎尿,遐爾出來是啥物有威的人按怎嘛想Vare的話講了的紅毛的船遂tō成實來啊,遐濟隻懸懸的大船,閣怹的船頂遐濟兼有大員、新港佮放索的人參怹鬥陣按怎嘛想,阮Lamey人會予怹刣遐濟,連阮的爸爸嘛死佇hin
彼日拄好是Lamey南爿海埔底舉辦Toepaupoe Lakkang的過節的日子。一村的人攏佇海墘仔跳舞飲酒,Vare上檳榔、椰子、米、、烏乾佮鹿肉,伊夯頭共天地的神Alid[8]Lamey祖先仔講話祈求向怹求通賜逐項物生長,嘛求果子佮稻米發芽袂遇著HeLamey喜少年家大人的日子,阮少年家仔佇海墘仔沙埔比賽,走上緊的彼个會使一个共Seiluf花送予伊心愛的姑娘。佇我的目睭內無人比大Tu-koo-lu查某囝Salom閣較媠。這段日子位伊的奶仔漲大了後我綿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