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35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槍聲〉的三度思維空間/胡民祥

文學是一款思維的過程,起先是「作者」的思維,掠定夠紙上,變成思維的成果:「作品」,紲落是「讀者」來讀作品,親像下面的流程。
 
 
一九八〇年代末期我採用「作者」、「作品」、「讀者」的三度思維度空間,編寫過一本「台灣文學入門文選」,誠受歡迎,多年來,對我嘛誠有助益。
即馬,我道是卜用「三度思維空間」的方法論,來看這篇〈槍聲〉二二八小說。
 
2. 思維第一度:作者胡長松
  作者胡長松是高雄市人,1973年出世。〈槍聲〉短篇小說的背景是高雄市。
  短篇小說〈槍聲〉收佇伊的二二八小說集:《槍聲》裡。
  序文第一段指出: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數高夠一萬至三萬人,當時台灣人口才六百萬,所以,每二百至六百人道死去一人。可講台灣每一個村落道有人死去,這是誠恐怖的代誌。伊誠疑惑:奈會發生即款傷心代?死亡者的面貌是啥款呢?怎樣避免佫發生呢?多年來,困擾伊的心思。2002年開始參伊的師友宋澤萊談起,展開二二八小說的書寫。伊是為著替家己找出事件發生的線索,而且將成果現互讀者。這本《槍聲》道是初步的成績。
  起初,二二八事件有官方記載,民間記錄,學術研討錄。九十年代以後佫有口述歷史及個人回憶錄。這全部攏是歷史的範疇,是一款「事實」的傳達,幫贊咱了解二二八的過程及起因。歷史的呈現本身是誠主觀。有歷史學者講:歷史除了真實的人名及地名,以外攏是假的。道是對歷史的一款質疑。佫講:文學除了假的人名及地名,攏是真實的。文學作品重建生活現場,提供一款感觀方式來咧了解世界。一抱感動人的文學作品,應該是有即款功力的。宋澤萊替這本《槍聲》寫序。點出:一向台灣歷史小說有一個缺點,道是考證不足,無法度重建現場。作者煞家己自由心證,凊彩寫,所以小說力道軟弱。
  序文第二段寫著作者閱讀的史料:官方資料、學者論著、人物回憶錄及口述歷史。伊發覺上界有趣味的是:受難者及小百姓的面貌,怹的遭遇、處境、情感參生活真相。啊!伊所趣味的,官方檔案是完全忽略,學術論著粗粗幾撇爾爾。所以,是人物回憶錄及口述歷史互伊受益上濟。
  佇第三段裡,作者指出:二二八事件的背景誠是複雜。不而過,寫作過程中,互伊感觸上深的是:外省人參本省人的史觀差距。對「日本統治」參「日本人」的看法,外省人參本省人之間的差距是天參地;對「中國統治」參「中國人」的看法,佫卡是天差地別。作者認為:這款差距是二二八的成因之一,同時,二二八擴大了這種差距,夠今猶存在。紲落,作者點出:族群融合是咱當前追求的價值,所以,著愛互相了解對方的史觀。台灣本省族群長期來接受中國化敎育,對外省人史觀誠熟悉。外省人對本省人的史觀有必要理解,伊認為認識二二八是上界好的開始,可講是族群融合的必要的初步。
  咱著愛注意著第三段裡,胡長松的族群融合的觀點。伊點出了寫作二二八小說另外一個動機,道是針對三度思維空間的第三度:讀者。道是作者為了家己解惑,創作成果:作品,是有摸蜊兼洗褲的意思,嘛卜互讀者參考。啊!伊的讀者是:本省人參外省人(台灣人參中國人)。所以,伊在第四段點出,原文的台語小說翻譯成北京語文,就是卜互所有的台灣族群攏可以作參考。
  第五及第六段點出:島上有澎湃的疼心及和平的果糧,祈禱天父上帝的慈愛,互受難者有溫暖,加害者會悔改;光照島嶼的每一個人,島嶼上囝孫永世有庝心有和平。
  以上,將作者的序一段一段點出來看,對咱來讀伊這篇作書名的〈槍聲〉短篇,是誠有幫助的。
 
3. 思維第二度:作品〈槍聲〉
  簡單描寫〈槍聲〉這篇作品如下。
  一九四七年三月初九的高雄壽山腳,高雄市立病院的齒科主任許正雄唯軍事看守所夆放出來,褪赤腳,衫褲破糊糊,那像乞食款。院長蘇山景來接,提起有一位重要的病人卜來,怹坐軍用吉甫車離開,先轉去厝裡,換衫,緊佫上市立病院。
  下晡一點夠病院,彭老夫人坐共隻吉甫車來夠病院。原來,伊是許正雄齒科醫師的患者。嘴齒蛀甲誠嚴重,結局著愛挽掉。彭老夫人的新婦陪伊來。故事主要道是許醫師、彭老夫人參彭夫人三人之間,佇診療室挽嘴齒的過程裡,三人之間的互動,對話,加上許正雄回想初六以來,三工的遭遇,老父許參議員初六著槍過身的一幕佫一幕。挽嘴齒,血直直噴,初六老父著槍,血嘛噴甲正雄的歸身軀。嘴齒挽好,許醫師參院長親送彭老夫人怹兩人夠病院門口,共台吉甫車專送怹回彭司令的壽山軍事要塞。
  作品〈槍聲〉怎樣來探討?
  作者、作品、讀者的三度思維空間是一款古典文學論,親像牛頓力學是古典力學。古典力學來夠二十世紀拄著處理原子、核子、質子,…等等的物理學,煞是無法度運用,著愛加一味量子力學來處理。共款,來夠二十世紀,古典文學觀煞嘛無夠用,需要細分。用語言的交際理論來看文學的思維交際,第二度的作品是可以進一步由三款要素來分析,道是下面的文學五要素交流圖(參考Raman Selden的 A Reader’s Guide to Contemporary Literary Theory, 第2版):
 
 
 
 
 

 
 
 
 
 
作品這度空間包涵三要素:語境(脈絡)、書寫、符號。按呢來,古典文學的三度思維空間總共可以有五個要素:作者、語境、書寫、符號、讀者。五個要素有怹相對應的文學功能,親像下面的標示。
 
 
 
 
 
 
 

  浪漫主義理論強調作者的生活、理智、思想、精神等等;讀者批評是以讀者經驗作中心,來作現象批評;形式主義理論偏重作品(文本)本身孤立下的性質,無管顧人文,無管感情,無管意識,無管內容。馬克思主義批評的理論基石是:社會存在決定人的意識,唔是人的意識決定社會存在,了解世界猶無夠,重要的是改變世界,來為人造福,認定社會及歷史背景是最根本的;結構主義詩學注重文學的符號所建構出來的文本的意義。定定是每一款理論攏誠孤立,無插其他理論,這是用理論時愛小心的;若是只用一款功能及相對應的理論,所作的分析是未完整,是容易偏差的。馬克思主義的文學批評,是將作者、讀者、作品總包涵作整体,然後作社會參歷史的透視。以上,採用種種的文學功能來分析,主要是唯「作品」行向「文本」、「語境」、「符號」。
  「作品」是文字的累積,是可見的、固定的、靜態的。相對的,「文本」是方法論的範圍,是不可見的、流動的、可以流過一篇、甚至多篇作品、時常是佇矛盾狀態中咧演變。作品可比是一塊布裡的「一堆纖維,文本是彼塊整体布,不止是纖維爾爾,佫有布織布質布彩、布紋等等多重意義。作品有作者這個老父,文本無父無母,隨人攬抱。文本是閱讀作品過程裡生產出來的,道是讀者嘛咧主宰作品。
  按呢講來,文本來自作品,但是不等於作品。文本是浮佇作品之間、之上、之縫,是有隱藏的部分,文本道是咧展示無寫著的部分。當作品參讀者及作者建立關係,作品才存在,才有意義。作品參讀者及作者進行三度思維空間的交流,這款交流的過程的集合体道是文本。文本的這款生產過程、系統關係、意義,或者可以唯下面這個流程圖來体會。
 
 
 
 
 
 
 

  作品透過文本才有意義,才真正有生命,這款情形普遍存在佇宇宙的萬物。親像一個人所以有意義,所以有真正的生命,來自伊參其他的人有關係,某某人的老父、先生、牽手、阿公、朋友、同事,孤獨的一個人啥麼攏唔是!所以,作品作一個文學藝術的地位是無完全的,卜完整必須讀者的參與,招讀者來体會作者無寫著的。作者無可能寫一抱無所不包的作品,那像百科全書咧;文學作品若誠是一抱無所不包的,彼只是記事簿仔爾爾,道不成文學啦!
  文學批評道是卜將文本明朗化,化隱為顯。卜用甚麼方法互文本明朗化?道是頂頭所提著的:馬克思主義的、形式主義的、結構主義的批評。嘛可以包括女性主義批評、政治批評,……等等。
  所有的作品攏是靜態的,批評閱讀道是卜去找出來活跳的文本。作品〈槍聲〉的文本隨人讀,隨人生跳,眾人讀有眾人的〈槍聲〉文本,不而過,眾人的文本應當是有誠濟重疊的所在。
  代先,咱可以講小說〈槍聲〉的形式。
  〈槍聲〉第一節寫:一九四七年三月初九,天寒,兵仔來喝許正雄起來,伊掠定是卜夆槍殺,因為幾日來,有人互兵仔叫出來,然後「槍聲」唯山壁傳過來。結局許正雄無死,行出壽山腳的軍事看守所,互院長蘇山景用吉甫車接轉去。吉甫車開過市政府頭前的大埕,伊看著一列一列的棺木,有衞兵仔舉槍咧守。正雄輕輕仔喝一聲:多桑。第一節氣氛沉重,處處是死的情景,到底發生啥代誌?作品無寫,只有一寡線索,引人好奇。
  第二節寫正雄轉去夠病院,思考幾工來到底發生啥代誌。三工前的劇變,熱情城市煞變成死靜。兵仔雄雄的喝聲,互伊起驚。伊摸著多桑送伊的鋼筆,伊回想起拄拄戰後,參小弟唯日本卜轉來台灣進前的細事,包括對祖國的寄望,嘛偷偷仔地學畫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仔。回想中,有時仔,外口傳來一聲二聲槍聲。護士送來彭老夫人的病歷表,伊嘛無心情看。雄雄聽著一聲多桑叫伊:正雄郎!多桑的面容佫再出現,血跡參悲傷移山倒海向伊崁過來。夠遮,讀者可以掠出小說的背景啦。
  第三節一開始,許醫師人忝,咧拄龜,醒來,彭老夫人已經來夠診療室,由伊的新婦彭夫人伴來。開始對話、檢查、診斷,一齒蛀甲誠嚴重,著愛挽掉,先注麻射。等麻射降入神經,正雄佫人神神,看窗外,烏雲貼地,天那卜佫落雨。這時,彭夫人講起:令尊的事,我們很遺憾,不過,切記,你的命是老夫人救的。夠遮,咱知影,許醫師的多桑道是許參議員,已經過身。
  第四節一開始道出現彭司令,初六早起,正雄多桑講起:彭司令是講理的人。許參議員穿插整齊,父仔囝攏去市政府參加市民大會。議決派代表上壽山講和談判。佇咧深思中,回過神來,看老夫人目珠瞌瞌咧歇睏,伊斟酌夫人神態,彼款氣質是來自有修養的家庭出身的人。佇咧等麻藥降落神經的過程中,文本交插三月初六父囝之間的交談,嘛有許醫師參兩位夫人的對話。
  第五節一開始道是咧挽嘴齒,血水唯齒岸霧出來,血腥味鑽入正雄的鼻孔。血佫引來許醫師的回想:市政府受著兵仔圍攻槍聲乒乒迸迸,老父牽囝正雄郎緊走,不幸,多桑著槍,臨死揪正雄郎,將後生掩崁佇伊的大欉的身軀裡。嘴齒挽了,老夫人說謝。
  第六節是尾聲,許醫師參院長送兩位夫人夠門口,向怹行禮。正雄心內有寡話,想卜問,但是攏無問。看著遠遠雨中的壽山,想起囡仔時代老父教伊的一條日本歌。
  以上是小說〈槍聲〉的形格,那像竹筍,嘛那像洋蔥,包有文本。
 
4. 思維第三度:讀者──互〈槍聲〉作品活跳出〈槍聲〉文本
 
4.1 〈槍聲〉文本的結構
  讀者若將小說粗看一擺,第二擺細細仔讀,第三擺深入穩穩仔鼻;那像飲茶、啖茶、鼻茶彼款三部曲方式;是會有深刻的体會的。我看過〈槍聲〉的体會:這是一篇「剝洋蔥結構」的小說,槍聲作品有六節,每一節可比是一片洋蔥,讀者可以一片一片剝落來讀。
  第一片洋蔥,寫著小說主角許正雄行出軍事看守所,大難無死。參來接伊的院長,兩人攬作伙,目屎流歸面。伊講:
 
        「我三日前道應該要死……道應該要死啊啦……」
 
互兵仔唱名的時,掠定卜夆槍殺啦。結局兩擺攏無死。關於老父著槍過身,第一片洋蔥裡的文本有伏筆如下:
 
──完全想未夠,伊,竟然是夆放出來e人
    「正雄君,你咁知影?許參議員伊……」蘇院長講。
    「是,我知……」蘇院長講
    一時間重生e歡喜之情,即刻位許正雄e面消退。伊頭佒低,目屎輪落來。
    「正雄郎!」佇彼陣槍聲之後,多桑是安呢給喊e。續落……
    正雄干擔想卜緊離開即個所在。
 
讀者看夠遮,嘛是目屎輾落來。紲落,許醫師知影伊奈會留一條命,來自下面的文本:
 
蘇院長講,有重要e病人下晡會夠,要緊轉去。「我先送你轉去厝換衫,來,咱道去病院。」
    …………………………
    「我想,你知影是誰。」蘇院長講。
    正雄點頭。
 
蘇院長來接正雄是軍方的指示,來去,有軍用吉甫車接送。
  第一片洋蔥剝落來,咱聽著槍聲,互咱驚惶。將即片洋蔥穩穩仔切,那像咧淘金彼款,淘夠尾仔,出現即款的文本:
 
無偌久,車駛入鹽埕埔。經過市政府門口e時,伊e面貼值窗仔邊。市政府頭前e廣場,即馬是一列一列e棺木,排列值四個角落e衛兵e槍下。正雄位嚨喉底輕輕喝一聲:多桑……
 
  夠遮,咱知影,怹多桑道是許參議員,已經死亡。
  洋蔥是白白的、脆脆的、多汁的、嗆鼻的、刺眼的。第一片洋蔥切夠尾仔,讀者的目珠已經互洋蔥的薟辣氣攻甲直直流啦!其實,紲落去的每一節小說,道是每一片洋蔥,攏有怹的特別文本,攏是有趁讀者目屎的本事。所以,我講:〈槍聲〉文本是一款洋蔥結構系統。基本得,這粒〈槍聲〉洋蔥有六片。卜看,你著愛一片一片剝起來,每片所囥的情節攏有洋蔥剝開來的功能,有互人目屎直直流的內容。所以,這篇〈槍聲〉洋蔥小說是:形式參內容絕妙之配。
 
4.2 〈槍聲〉文本的語文形式
  形式主義文學理論強調:文學語言是一款對日常用語的「疏離、扭曲」,互人一讀,有一款清新的感受,道是脫離「習以為常」,引起人的特別注意,想卜深入去探看。〈槍聲〉文本是有這款的語文特色。
  〈槍聲〉的時代是1947年,地點是台灣高雄,眾人的日常用語是台灣話。卜寫高雄地區的二二八小說文本,當然著愛用高雄人的語言,道是台語,才有法度掠著高雄人的心聲。〈槍聲〉文本用台語文,語言結構上是選了上界合理。若是單用華文卜寫二二八小說互台灣人看,彼!絕對道唔是上好的文學語言。
  咱可以將第二片洋蔥剝落來,分析〈槍聲〉文本佇語言形式這方面的特色。
  正雄參院長行入病院,文本有病院建築的描寫如下:
 
病院是一棟隘腹深間,二層樓懸e白色khong-ku-lih建築物,大門向西,有遮日夯雨e白色門廊伸向硿紅毛土e前埕。
 
若是用華語文,頂面的「khong-ku-lih」著用「混凝土」抑是「水泥」, 「硿紅毛土」著改成「鋪水泥」(按:作者譯本是用「水泥地」)。按呢來,道完全失去語文的寫實味,嘛完全失去微妙的感受,未貼著台灣人的心。事實上,「khong-ku-lih」有台灣人的日本夠西洋的語文經驗,因為「khong-ku-lih」是經過日語化的「concrete」,用著「混凝土」煞失去全部的意味。「硿」是動詞加名詞「紅毛土」合成「硿紅毛土」這個名詞;台語「硿」是活用concrete的「con」,親像硿點仔膠,唔是鋪柏油。啊,「紅毛土」是1600年代中葉紅毛番荷蘭人引入來的。用華文「鋪水泥」道將豐盛的台灣語文及台灣社會歷史情景攏總硿死去啦!完全失去台灣社會歷史脈絡!誠濟人講:台灣文學用華文寫無要緊;怹講:語文只是工具爾爾,彼!真正是:Atama khong-ku-lih!
  其他類似的台語文本參華語文本之間的語文本精差,留互逐家家己去找,去体會:所造成的語境精差,所產生的社會及歷史情景精差。作者胡長松是附有華文的文本,台文〈槍聲〉文本參華文〈槍聲〉文本是有一寡微妙的、一寡精差的社會歷史情景。人講,翻譯是再創作,正正是因為來自:咱頂頭點著的彼款語文所衍生的社會及歷史精差。
  共款是第二節,紲著頂頭咱引用的,有:
 
彼時埕前e路猶是石頭小路,路e對面合遠遠e高雄川及鐵枝路之間,是一大片e稻田。
 
注意作者用「高雄川」,應該是無一條河叫高雄川啦,是有一條「愛河」。啊!作者奈無用愛河?高雄人受著屠殺,愛河人血流甲紅記記。這是悲劇小說,若是寫實用「愛河」,煞有反諷,實在參二二八悲劇無合。改換作高雄川,除去避免悲劇濫諷刺,嘛煞有一款清新的作用,道是文學語言參日常用語起一款「疏離」感。親像即款的文學語言,嘛佇其他篇節可以找著。
  另外,當時佫有所謂的外省人,怹攏用北京語。所以,〈槍聲〉文本有北京語的對白。親像正雄參兩位彭夫人之間的對話,出現夫人的北京語。1947年拄好是日本人離開後才二年爾爾,所以〈槍聲〉文本嘛有日語的出現。整体來講,唯抒寫文夠對白主要是以台語文書寫。這款方式處理出來的〈槍聲〉小說,是誠有符合1947年高雄的社會歷史現實,是足寫實的。誠濟華語文寫的二二八小說,就語言藝術的要求來看,是欠缺的;用華文無寫實感,故事的感染力自然減輕誠濟。台灣人講著外來語,奈煞像咧洗身軀時,隔一重紗,怎洗道洗未清氣;外來語講甲全全波,煞嘛歹起共鳴。
 
4.3 〈槍聲〉文本的社會參歷史脈絡
  即馬換看文本的脈絡,以馬克思主義的文藝觀來分析〈槍聲〉的台灣社會及歷史背景,參當時的台灣社會及歷史敢有四配,敢有寫實,敢有伊的現實,敢有掠著當時台灣社會的矛盾。     
  三月初三高雄地區起義。起義的高雄人有學生,有戰後回鄉的台灣兵,有警察,有市長,有市參議員,有各行各業的人。所有官方機構攏互起義的台灣人接收落來,只偆設佇壽山的高雄要塞。差不多所有的記載攏有要塞司令彭孟緝屠殺高雄人的記載。不而過,彭孟緝本人無直接出現佇〈槍聲〉小說裡。伊宓佇伊老母及牽手的後壁。
  三月初六早起,佇市政府有一場處理委員會的會議,議決為著減輕死傷,卜派代表上山勸和彭孟緝。五人代表包括市長黃仲圖,市議長彭清靠,起義總指揮涂光明,另外有曾鳯鳴及林介。二至三百人代表留守市政府,等候勸和的消息,其中包括許正雄的老父許參議員。第四節有描寫即款過程:
 
市長黃仲圖要逐家冷靜,伊主張講和。逐家最後決定上山談判。十點,殷將九項結論確定,而且推派七名代表上山,其他e人值市政府等消息。
 
一般歷史記載是五名代表上山談判,小說文本講是七名,算是文學處理。講和是眾人的決議,當然唔是市長個人的意思。親像第四節一開始道是按呢寫:
 
「嘸是逐個外省仔攏安呢土雷雷無教養。其實,我相信彭司令是一個講道理e人,你要知,伊嘛是留日e留學生,合靴土匪仔兵無仝。我合伊八吃過飯,我知……」
 
「我想,lai5-giou2-kuh。我八合彭司令吃過飯,我知影,伊是出世值讀冊人e家庭。伊應當未完全無講道理。尚重要e,陳儀嘛再三表示過。」
 
這是許參議員參嘛是留日的後生正雄講的。這是當時台灣人足典型的看法,這款的誤判,來自本省人參外省人之間的文化差距。共款佇第四節,差距出現佇下面即段彭司令夫人的話:
 
「許醫師,你能告訴我嗎?……為什麼你們本省同胞,對祖國就是一點感情都没有呢?那幾天,多嚇人啊!你們見到我們就打。你說,我們虧待過你們嗎?難道你們甘願當那些日本狗的……」
 
文化差距是作者文本所卜展示互讀者的,暗示文化差距的後果:發生二二八。
  彭孟緝下令部隊攻殺夠市政府,許參議員牽後生許醫師逃生,唯市政府邊仔門卜出去,互屠殺大隊一槍彈著,死佇壁邊。
  許參議員口中的後生正雄郎,唯看守所意外得生轉來,故事唯遮開始。
  彭孟緝的老母,人稱彭老夫人,原來是許齒科主任的患者,本底嘴齒蛀,是許醫師咧治療。卜找許醫師,煞人無佇病院,即聲不得了,嘴齒疼甲擋未稠。查落去,無死佇市政府,佫查,原來去互後生彭司令掠入看守所。這聲有救啦!老夫人有救兵,許正雄嘛有救兵。胡長松筆下的故事道是:許正雄參彭老夫人,演一齣高雄市立病院的二二八離奇相會記。
  本誠,想講必死無疑。結局:許正雄抾著一條命,唔是法律的正義,是人治的私心;是彭屠夫用中國式人治,消滅台灣式法治,這是上重要的文化差距,這道是胡長松所卜找的差距,伊穩穩仔、無火無氣寫落〈槍聲〉文本。這是我看過上界精彩的二二八小說,短短六、七千字,道將二二八事件的原因點出來。啊!作者胡長松卻是恬恬無講半字天機,伊只是盡伊責任,只是敍述故事爾爾,完全互讀者家己去体會,誠高明。
  就我所看的資料,無即款齒科醫師參彭老夫人相遇的史料。若有這款史實,想是胡長松序文裡講的:個人回憶錄,抑是口述歷史。若無即款史料,算是虛構。就二二八事件前的陳儀政府的政治文化、貪污腐化、人治至上、專靠講人情、官官相護、不守法、無法無天等等的情景來講,這款虛構嘛合情合理,有當時的台灣社會歷史現實。
  老夫人的慈祥,有教養,對照後生彭孟緝的殘殺性。第四節有下面的描寫:
 
  遮e皺痕親像塊向人提醒她e智慧合慈悲,是一個經過苦難e溫柔e老
  母親才有e──無人看會出來她是一個殺人兇手e母親。
 
  咱看〈槍聲〉文本,唯頭夠尾,彭老夫人是一個慈祥有修養的人,卻是伊有一個殘殺惡魔的後生,這是一款矛盾。啊,對許參議員的不幸死亡,老夫人嘛足遺憾,伊講:
  
 許醫師,希望你諒解。我們是經過大苦難的人。保衛國家社會安定,是軍
 人的責任。我們都知道,槍和子彈,是辨不出好人壞人的。我們,只能為
 令尊的事感到遺憾。你還有什麼需要我幫你的嗎?
 
老夫人的每句話攏是伊心肺之言,無半句虛偽。不而過,問題是:老夫人本身嘛有矛盾,這個矛盾來自伊統治者的身分,煞來合理化後生的凶殺台灣人民。事實上,史實參〈槍聲〉文本攏指出:市長黃仲圖等七人代表上山是卜講和,彭司令竟然斬和談代表,佫馬上派兵直攻夠市政府,當場刣死百外位,這唔是老夫人口中的「保衛國家社會安定」。事實上,佇彼當時,只有講和才會互社會安定。
  咱卜探求二二八的原因,定著愛唯這寡、彼寡、這款、彼款、種種、纏綿的矛盾的情景裡,去剝網抽絲找著主要的矛盾。老夫人是一個活溜溜的人物,伊的美好的一面,嘛是寫實的,代表外省人嘛有濟濟是美好有人性的。就這個老夫人角色來講,〈槍聲〉文本是寫實,嘛足有當時台灣社會的歷史現實,寫活人性,嘛寫活矛盾。
  許參議員叫後生正雄郎,保一條命留落來。顯然,道是這條命,為歷史作一個慢夠的見證。作者誠濟是點夠為止,有的甚至無寫半句,卻是攏浮佇白紙烏字的字綴裡。道是有人講的:文學是彼寡無寫出來的。啊!胡長松的〈槍聲〉,道是有濟濟無寫出來的,卻是浮佇遐,讀者若肯參文本跋感情,道有機緣相會。這是作者高招的所在,嘛是文學理論咧強調的文本理論,需要人人去讀出來,讀出無寫出來的。
  許醫師所以無死,免死,唔是法律的正義,是彭老夫人需要許醫師治伊的嚴重的蛀齒,歸篇小說文本道是咧呈現即款人治惡質文化,道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上大原因。這是當時台灣社會上大的矛盾:台灣人被殖民者參中國人殖民者之間的重大矛盾,〈槍聲〉文本可講道是咧寫即款矛盾。當然〈槍聲〉文本無寫半點遮種種的矛盾,彼是讀者的任務。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寫書:《作者之死》,按呢寫是傷過沉重啦;我想:作者若是高明,總會留寡空間互讀者,互文本來一個「讀者之生」。我認定〈槍聲〉文本是有這款高明的筆法,留足濟足濟空間互讀者來鬥腳手起文本,這嘛是我一再強調的文學的三度思維空間啦。
  佇矛盾裡的個人,無論是本省人抑是外省人,當然有好人亦有歹人,親像當時佇高雄中學教冊的外省老師,收著起義的台灣人發一款「三角證章」作識別,受著保護。但是,個人唔是咱探討的重點,重點是階級對階級的矛盾,道是殖民者參被殖民者的矛盾。啊,矛盾未家己消除,是愛經過矛盾對立的雙方抗爭、磨合、了解、轉化。
  作者佇序裡,講著台灣族群融合,需要互相了解,嘛提出基督教的愛心,這是需要的,佇族群的和解裡愛心是一味重要的味素。但是,單單靠即味,矛盾是無解。事實上,佇現世地上的上帝國,猶是道愛靠當事的族群家己去找答案、去找正義、去奮鬥。只有受壓迫的族群家己徛起來,才有辦法講和解。著愛認識一個殘酷的現實:既得利益的統治階級永遠未講和解;翻身的被統治階級才知影著和解,嘛才有才調講和解;猶未翻身的被統治階級無資本講和解。台灣社會裡的四大族群的政治矛盾,只有在上大的族群真正徛起來,然後才有辦法進行和解。親像南非烏人族群經過幾世代的抗爭,得著政權,完成轉型正義。轉型正義唔是卜報仇,是卜對過去的壓迫者起訴,得著公義,然後對悔改者赦免。經過按呢的正義程序,才真正達夠和解的白人參烏人的南非共和國。台灣社會族群的和解嘛是著愛經過南非即款的程序。
  以上,是我讀二二八〈槍聲〉文本對族群和解的看法。
  慘疼的二二八惡夢,互台灣人禁聲足足四十年,強卜二代。這款無聲嘛佇〈槍聲〉文本裡出現。請看第六節如下:
 
  彼陣雨,最後嘛是落落來。雨聲崁值城市e每一個小角落。
        ※      ※
    正雄合蘇院長送彭老夫人殷夠病院門口,坐上彼台吉甫仔車。四箍輪轉
  e兵仔歕嗶仔集合,向殷行禮。
    伊想卜問:恁咁知影?殷,用槍尾刀,刺入靴遍地e死去合半死e人e
  身軀,一刀一刀──嘸過伊無問。
    伊想卜問:恁咁知影?殷,將靴死者e物件,挲起來,袋入殷膨膨e衲
  袋,一件一件──嘸過伊無問。
    伊想卜問:恁,經過大苦難e人,咁八看過人民予家己e國家軍隊打加
  醬糊糊e土地?
    ──嘸過伊,無問。
    車駛出去e時,正雄夯頭,目光,消失值雨中遠遠壽山e墨綠色e暗
  影。
 
  第一綴誠是神來之筆,寫1947年三月初九全高雄人攏咧流目屎!道是講:槍聲洋蔥剝夠上尾這一片,親像「彼陣雨」目屎流未停。
  佫卡神奇的是:正雄想卜問彭老夫人:三句話,無問的話。
  經歷殘忍的屠殺,驚破膽!正雄煞唔敢問;事實上,嘛是有:問嘛是無路用的無奈。想問無問的正雄郎,只好唱起囡仔時代多桑教的一條歌,來安慰家己。當時的台灣人,參正雄郎共款,有足濟話想卜問,唔敢問,嘛無地問,結局禁聲四十年,過著鬱卒的日子。〈槍聲〉文本用短短三句想卜問,無問的話,短、柔、奇、絕,竟然遮呢啊!勁、漲、突、顯,有力!點出整体台灣人苦悶的四十年(1947至1987),一場久長的惡夢!誠是絕妙之筆,形式參內容誠是高妙四配!
 
5. 話尾
  〈槍聲〉是一款洋蔥結構「形式」四配台灣社會歷史「內容」的絕妙文本。
  感謝台文戰線主編陳金順先生指派,鎖定胡長松的作品,互我有機會再度思考文學的三度思維空間,來掠一寡〈槍聲〉的文本。趕,寫了鬆散。這是抛磚引玉,希望人人來討探胡長松的二二八小說文本。
 
寫佇茉里鄉,2008.8.3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