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海洋城市的青春詩篇──讀胡長松的台語詩集《棋盤街路的城市》◎陳金順

  胡長松出身高雄內惟,自然的(tek)伊創作的營養分佮背景會聚焦佇伊的故鄉。Ui3華語長篇小說《柴山少年安魂曲》、《骷髏酒吧》、《烏鬼港》,一路寫到台語短篇小說集《燈塔下》、《槍聲》,無論是自然、寫實,抑是魔幻手路,胡長松的筆尖總是將高雄的「地誌書寫」深刻佇伊的文學座標,毋捌離開。
《棋盤街路的城市》這本透濫海洋氣味的青春詩篇,雖罔將書寫的座標hun3闊,ui3高雄擴展到規個台灣。不而過,無論書寫親情、描寫時代,基本上猶是離袂開ui3高雄出發的心志。方耀乾為《棋盤街路的城市》所寫的序文〈伊的高雄、親情kah時代〉指出這本詩集的在地意象:「胡長松的詩充滿著南台灣在地的意象,詩中充滿南方的色彩kah聲音,伊是用詩咧畫風景,咧奏音樂的。胡長松的詩毋是以激造語言為本的,是以真情kah思想深度建構起來的。其中有大時代的縮影,親情的牽挽,土地的思戀。
佮詩集仝名的〈棋盤街路的城市〉,就是一首書寫「土地的思戀」的真情詩作。作者佇家己心肝內描畫一張城市的地圖,這張地圖內面有其他所在仝款有的「菜市仔、西藥房、文具行、學校、郵局……」,嘛有別位罕得有的「運河、港口」。總是,佇62畷(tsua7)詩行內面,胡長松並無寫kah一字半句明確的高雄景點,親像「西仔灣、柴山、愛河……」等。安呢,顛倒會當予規首詩跳脫景點描寫的「浮光掠影」,將時間佮空間扭(giu2)遠。伊透過佮第二人稱「你」對話的方式,以小說描寫的筆法,逗逗仔ka7伊四箍輦(lian2)轉的故事講出來。「你」其實是胡長松本身,「你」同時嘛是讀〈棋盤街路的城市〉的每一位讀者。「你」的阿媽「位燒霧e路e對面行過來/身軀晃咧晃咧/手裡摜一支銀色e茶壺」,這款形象化的書寫,佇胡長松的詩集裡,逐不時攏相拄會著,這是伊成做小說家寫詩的才情。
宋澤萊認為,親像胡長松這款寫實的詩,無需要用著「比喻」,它需要的是真拄真的「描寫」功夫,若無寫實功力的人,根本寫無路來。筆者佇詩集的序文指出:「伊用小說家e筆路彩畫詩篇,歸本詩集讀透透,咱會發現這是一本透濫小說氣味e五彩詩篇。
  講著「五彩詩篇」,咱先來讀這首〈入眠〉:「踏過燈火閃熠e城市暗暝,/遠遠e山行入我e房內。//戴一頂溼氣霧重e青翠葉影 合/天頂秋沁e藍寶石天星所織e夜雲之帽,/頷仔頸箍一條銀色溪水e絲仔領巾。//山埔e夜鷺嘛綴入來,/伊翅仔尾拖著長長道卜消失e/黃昏七色e彩帶。//值山e後壁,海湧褫開夢e螺扇,/恬恬坐店我e床邊。//今仔日,明仔載,後日,/寂靜中一欉時間之樹吐芛,//幾個囝仔行過我e身邊,/拍phok仔,唸歌,箍詩仔,/我倒值樹腳沉沉入眠……」。
  關係胡長松的〈入眠〉,宋澤萊捌寫過一篇評論。伊指出這首詩內面的意象非常豐富,包含「燈火閃熠e城市」、「遠遠e山」、「藍寶石天星」、「銀色溪水e絲仔領巾」、「七色e彩帶」等,「都附帶了顏色和狀態的形容詞,使本詩的意象異常的鮮活,本來夜晚應該是沒有顏色的,現在居然有那麼豐富的顏色。」
  〈值五福橋頂〉,胡長松以講故事的方式,寫出73畷的長詩。伊心悶愛河佮愛河邊的五福橋,以及佇橋的四箍輦轉所發生的故事。無論是青年男女佇橋頂kiss的浪漫,抑是點灼紅色電火球仔的低厝間裡查某人的滄桑,甚至由五福橋假扮電影「八百壯士」裡的蘇州橋這種譀(ham3)古,攏是伊少年時代無法度放袂記的深刻記智。胡長松有幾落年的時間,離開故鄉高雄出外讀冊,「阿小酒館e音樂聲/道化做我e鄉愁/我時常會值夢中e五福橋頂/看見海鳥e身軀貼近五彩e愛河/翅鼓振動/一直飛深入去」。
  囝仔時的記智,深深牢(tiau5)佇胡長松的腦海裡,遮的畫面毋是白洴(tsiann2)無味的素描,是一幅一幅童年的彩色圖像。大漢了後,伊將記智的底片剪接成詩,tshua7咱倒轉去三十冬前看會著田蛤仔、芋仔園、菱角田的故鄉。小學一年彼個薄霧的早起,綠色光線照著媽媽用來pue2目屎,霜凍pit sun5 e手婆。下課時間,學校的紅牆仔邊,看著媽媽包頭巾,佇新舖的點仔膠路耙粟仔,「日光蒸起來/遐 一壟一壟e/金黃色e粟仔/親像流動e熱湧 滾絞」(〈下課時間〉)。胡長松透過詩筆重現囝仔時的場景,將伊對媽媽的愛,一幕一幕深深刻劃出來。
胡長松參天下間所有做人老爸的查甫人仝款,惜子疼子,為怹(in)寫出九
首「予囝仔e情歌」。以超音波所翕(hip)的第一張大頭相,伊看著囝仔「恬恬值媽媽e腹肚內底/有肥軟膨皮e嘴phoe2,/目睭瞌瞌/嘴唇褫開親像底笑(〈第一張大頭相〉)。有時爸爸值夢中〉嘛是伊對寶貝仔子的深情疼愛之作,「有時爸爸值夢中/會聽見你親像風鈴仔e笑聲/掛在秋陽e窗邊/爸爸雙手將你夯懸/你柔軟e頭毛/道值旋轉e風中飄動」、「有時爸爸值夢中/耳孔貼著你勻勻仔e心跳/彼時你猶值媽媽e腹肚裡/阿天使,歇在銀河e岸邊/伊e翅鼓/擱(khoe3)在熠熠e天星之間」。
  《棋盤街路的城市》最後一輯「港口之歌」,確實有海洋城市的青春氣味。〈港口日出〉、〈風甲雨來到港口〉、〈愛情碼頭e一粒流星〉,胡長松功夫盡展,以台語詩壇罕得有的技巧,充分展現海波浪的意象、海港的故事佮五彩的色緻。
  其實,敖講故事、盡展詩藝的胡長松,是一位有宗教信仰的基督徒。佇文學創作的路裡,減采信仰會當予伊喟(khui3)力,繼續行這條坎坎坷坷的台語文學路。咱最後來讀這首有厚厚宗教味的序詩〈我有一個夢〉:「值夢中,我e心肝未閣為著不義驚嚇/因為我知影,上帝會賜我有夠e力量//賜我勇氣講出我e心內話/未有暗嵌,嘛未有虛華e膨風//予我e心充滿色緻親像花蕾/Sak開肉體e軟弱合烏暗e數想//予我瞭解我e過錯/而且我e過錯,會予我暗中傷害e人所瞭解//安呢,我才有機會/向望殷e原諒//予我有淡薄仔智慧去發見人性e良知合美麗/存在值萬物之中e氣力,生命e秘密//時常會使帶著微笑e面容/行值故鄉e小路」。
 
──2008.6.2寫佇赤崁米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