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2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語小說】絕交

       

        除了是高中同窗,我合林君嘛是長年來e文學同志,我相信,靴嘛是一個真適合阮開講講古e所在。

  彼日阮道坐值椰子樹下,嘸知當時,阮靴囝仔已經靴呢熟悉,一陣大聲細聲位飯店闖出來,值沙埔頂e一枝七彩e大陽傘四周圍走跳。

  「胡君,真是奇妙乎?」林君開嘴講:「咱咁八來想過,有一日咱會做人e老爸,生出彼陣猴囡仔?」

  「是啊!哈哈!」我點頭。

  青色海面上e一點一點白湧,予我想起過去青春e記智。

  「其實,我是做老爸了後,才開始去想一寡道理,」林君繼續講,「唉,只是愈想,我才愈感覺生命e複雜,有時竟然困擾起來,遂睏未去。」

  「哦?」我雄雄感覺林君e面生疏起來。

  即個林君,過去值阮班上會使算是才子,功課好,個性嘛樂觀,即馬伊雄雄講伊睏未去,確實予我驚嚇。

  「咁要我繼續講?」

  「當然!」

  續落,林君道講出下面即段故事:

 

 

  「

君,我卜講,這確實是一個輕浮e時代,道是安呢,遂予彼擺發生值我身上e一件看起來龜怪閣沉重e小代誌,嘛充滿著輕浮e氣味……是啊,道值即個輕浮e金錢年代……

  代誌是安呢e,有一日,我接著真久無見e咱e同學劉某某e電話。

  遐是一日我上班歇晝e時陣;是吃過便當了後,我ma2值電腦頭前,用道卜盡e一絲仔清醒,關心我彼幾支卜死若嘸死e股票e命運e時刻。

  劉某某值電話中講伊已經轉來夠港市,值C大學揣著一個行政e空缺。續落伊閣有講啥,我完全未記去(我想我一定是真清睬應付伊),因為道值彼個時陣我有一支股票跋落夠停板去,我實在足想卜哭,的確無啥物心情。落尾,我大約是胡亂講幾句話,道衝衝磅磅將電話掛掉。

  彼日下晡,我收著伊e電子批。批裡大約是講,伊即馬e工作真無聊,阿同時這是一個假加予人想卜吐血e社會。嘸知為啥物,伊竟然值批裡批評起來。伊e批評主要針對一個人,道是伊值學校e死黨兼換帖,也道是胡君你!伊值批裡直接稱呼你「見色忘友e假君子」、「學院裡e蠕蟲」等等。不過,值批e內面,伊顛倒呵咾我有文學e成績,講我「是文學界明仔載e向望」等等,哈哈,伊竟然真慷慨給我勉勵哩。

  我要承認,針對伊予你e批評,我並無啥物戒心,不過,對伊予我e呵咾,我心內卻是有小可e虛榮。安呢,我e心肝頭道浮出伊白蒼蒼e面。

  喔!是啊,老實向你報告,我一向是尊敬伊e。你必定會記,值學校,伊八寫出一首無算短e詩,投向文學獎,阿即首詩,竟然因為傷過優秀,予評審員值驚疑咁是抄來e狼狽之中,不得已頒首獎予伊(當然咱攏知影,彼首詩,確實是伊家己寫e。)喔,是啊,伊e才華一下道轟動咱e校園,阿我嘛才雄雄發覺,值伊並無好看e面容後面,值伊白蒼蒼而且有淡薄仔藐視一切e眼神後面,有外人所無法度了解e神秘力量底流動,有咱遮仝輩所無e一種精神合氣力底滾絞,親像卜爆炸e悲劇性e氣力──

  另外一方面,我無法度理解e,是伊講話e風格,全是「土雷味」──卡正確e形容可能是粗魯,假使咱無願意將三字經認定是文雅e語言──尤其是對即個社會、政治合各種大人物e評論,因為完全無看值眼內e態度所自然產生e彼款「x殷娘」式e語言風格,拄聽著會予人感覺著伊若像當底吃檳榔e彼款土雷味,閣安那嘛未予人感覺會值彼首詩e作者嘴裡出現──

  確實,我是一直夠幾年後,才了解伊e彼首詩後面,是伊所謂e「百分之百e無產階級革命意識」,內面有伊所堅持e偉大意義。

  胡君,你嘛知影,我合伊無仝,我一向認為人生無需要遮呢偉大。

幾年前,伊位大學e社會學系畢業,阮有一擺值一個聚會當中吵起來。因為伊當面給我講:「即個世界干擔有馬克思是良知,其他e知識合理想,攏是殘忍不仁,對人類e處境攏是危害!」彼時我反駁伊,我講:「照我看,馬克思本人生活值象牙塔,伊無評一個小小菜市仔e歐巴桑閣卡熟悉即個社會!而且你看,目前為止,因為資本主義而死e人,不一定道會評因為馬克思主義而死e人濟!」伊聽我安呢講,道真受氣:「你咁真八馬克思合資本主義?你對散赤人咁有同情?我知影你是大企業e員工,吃蔡阿舍發e薪水,耍股票趁錢,你咁關心即個社會e公義?咁嘸驚成做良心e罪人?」道安呢,伊氣phut-phut斡頭,續落,有幾若年無願意閣合我講一句話。

  一直夠彼個我e股票跋落停板e中晝。

  我要承認,其實幾年前彼擺合伊吵過了後,我e心內道有罪惡感時常合我膏膏纏。你嘛會同意,咱有某子,咱嘛想卜趁錢予某子好過,我是上班e人,我提e是好額人予我e薪水,所以劉君e話予我一種奇怪e感覺,親像我是一個殺人犯e共謀者。你莫感覺奇怪,遐道親像是一個咒詛。值所謂良知即件代誌頂面,我雄雄感覺劉君伊e懸合我e矮,我真自卑。甚至有時我感覺應該揣機會向伊合伊e理想認罪……

所以,彼日我看著伊e電子批,心內竟然有一種解[tau2]縛感。是嘸是伊已經願意體諒我?

  我回批予伊,內容大約是安呢:

  「多謝你e關心和鼓勵,現在e我,只是一個不得不勞碌趁錢e二個囝仔e老爸。是啊,我e生活不得已嘛要偎靠資本主義e奶汁供應,這值你e理想頭前是十足卑微e現實,期待現在e你會凍體諒。一直以來我猶原尊敬你是即個社會欠缺e薛西佛斯,若你無棄嫌,盈暗請賞光來舍下共餐一聚。

  伊馬上回批予我:「好!晚上見!」

 

    

  伊e面除了小可變老(或者講成熟)以外,基本上是仝款白蒼蒼,面型閣尖閣瘦。你要知影,我是真熱情款待劉君e。應該講是阮一家夥仔。為著伊卜來,我e媽媽真歡喜加炒三項菜(她是傳統e彼款真好客e歐巴桑),閣將凍值冰箱阮嘸甘吃eToro沙西米(生鮪魚片)退冰捧出來。阮一直熱心招呼伊,不過伊講伊彼站吃菜,魚肉攏無振動,包括阮爸爸挾予伊eToro。伊e目睭直直轉來踅去,干那一直底思考;雖然有時嘴角會微微仔翹起來表示感謝,不過攏真緊道回復轉去夠伊一貫無啥會起落e客氣表情。

  值吃飯e過程中,除了多謝,伊無講幾句話,一直夠吃飯飽,阮值我疊書疊加滿滿e冊房揣著二個位坐落,阮才開講起來。

  伊二蕾目睭親像灼火仝款,講:「X殷娘,這猶原是一個無良知、嘸知檢討e社會!」

  「哦?」

  「尤其是知識份子!林君你知影,我e爸母值庄腳替人做田,我是正港e無產階級e後生,所以即個現象,無人像我這呢有資格講;我卜講:即個時代e知識份子,沉迷值金錢e世界,已經夠無恥e地步,一切e一切,攏變成會使買賣!哼!」伊嘴角翹起來。

我講:「應該無遮呢嚴重吧?」

伊講:「咱e同學胡君,你會記伊吧?」

我講:「當然!」

伊講:「我給你講,伊道是X殷娘活活一個賊!伊將我講出來e話偷走,無經過我e同意,變做伊e碩士論文e關鍵名詞。林君,你要知影,彼個名詞,是我遮呢幾年才體會出來e,是我思想e精華,伊無經過我同意,道給偷走,變做伊e,閣安呢提著學位,即馬走去值T大做講師,翹腳捻嘴鬚。X殷娘,伊完全是一個賊!嘸干那安呢,閣是一個好色e賊,伊讀冊e時陣,查某囡仔一個交過一個,即馬做講師,閣利用伊e職位,合靴少年e查某學生卿卿我我。林君,我給你講,我想著胡君道想卜給呸嘴瀾,你一定要合伊絕交!」

「絕交?」

「是,道是絕交。我已經將絕交批寄予伊啊,我建議你嘛安呢做。照我看,你是文壇唯一e向望,千萬嘸通予伊污染去。」

「嗯!我會考慮。」

 

  胡君,繼續講落晉前,我先要講失禮。針對劉君予你e批評,我並無第一時間道徛值一個客觀e立場,即幾年來,因為恁攏值學院,卡捷做夥,所以伊講真濟故事,甚至予我認為伊所講e一切攏是真e──我是夠落尾才知影,原來伊猶活值彼個英雄夢裡,而且,是一個愈來愈深沉e夢──

 

  坦白講,雖然猶是無了解伊,不過彼日值阮兜,阮講加算是歡喜(至少值表面上),除了最後有一個文學觀點e爭論:基本上,伊將伊e社會學碩士論文當作優秀e文學看待,阿我直接道潑伊冷水。我講:「當然就某一個層面來看,任何文字e創作攏會使算是文學e一環,學術論文嘛會使包括在內。不過優秀文學有伊一定e條件,除了思想,是屬值文字e把握,這嘛是文學影響力e關鍵。我認為你e論文e文字已經達夠一個一定e水準,不過若講卜達夠親像哈維爾彼款e大影響,咱攏要真打拚,你看伊e政治文字,將東歐e共產黨偃倒,外呢厲害!」

  伊恬恬搖頭,無講話。我發現伊e面色無外好看,然後伊道點薰,大大力吸起來。我嘛綴伊點薰。我e冊房一片薰霧。

  續落,伊e目睭熠一道光出來。

  「林君,我咁會使問你一個重要e問題,人生e意義到底值叨位?阿咱e生活e價值,應該囥值叨?」

  伊e表情真認真,所以我嘛只好認真回答伊:

  「喔!照我看,人生e意義,可能是為著咱生命觀e延續,阿若講生活,我追求一種平衡e價值觀,道好比文學理想合現實生活相合(kap),家庭合事業相合,詩文學合股票相合,等等……一切道親像羅馬雕刻頂面所追求e平衡。劉君,你看呢?」

  「嗯,我感覺你e想法真特別,我祝你平衡e生活會使成功。阿若就我來講,你應該知影,階級良知才是即個世界e公義e唯一標準。」

  「是,我了解!」

  「無,你無了解!」伊雄雄徛起來,口氣真硬。

已經暝深e時刻,我嘛徛起來,阮道握手講再會。我送伊出門e時,伊踏值伊e鐵馬頂頭,斡頭給我講:「加油!」

隔工,閣安那想我嘛想未夠,我會值公司收著另外一張電子批。

批e主題是「絕交」:

 

君:

  真多謝你合府上e人熱情款待。

我想一暝,猶是決定合你絕交。

有一點我要承認,講你有文學才情完全是客套話,其實你一無才情,我勸你量早放棄文學e路;我看會出來,為著你e文學理想,你e某子已經犧牲太濟,你所謂e「平衡」,只是你自私e夢,為著你e理想,你e太太已經成做一個過勞e勞動階級。閣有你e媽媽,你咁無注意著,位她所穿e衫來觀察,她e生活比加工區e女工卡無尊嚴?如果你有錢買一厝間e冊,卻是連媽媽e生活水準道無關心,我認為你是一個真無情e人,你講e所謂平衡只是白賊。你底浪費生命,真e,為著你e文學,你e家庭已經犧牲太濟,我鼓勵你好好仔趁錢卡實在。

道是安呢,我拜託你莫合任何人提起咱曾經相八。

 

保重

 

劉某 筆

 

 

   3

  

  講夠遮,林君暫時恬落來。值我頭殼裡,干那嘛浮出劉君e彼個白蒼蒼e面,伊e嘴角微微仔翹起來,嘴裡吐出白色e薰霧。

當然這又閣是一個沉重e故事,道親像晉前發生值我身上e仝款──確實e,我嘛有一張劉某予我e絕交批──值遐晉前,我嘸知影絕交批竟然會使予人遮呢大e侮辱,道親像一種真少人會去動用e權力,而且,大約是位魔鬼路西佛來e彼種邪惡e權勢,是一個你差不多無機會反駁e控告──

君繼續講:「我必須要承認,收著批了後,我艱苦加強卜未喘氣。值股票市場,這叫做崩盤,甚至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家己是一個大罪人。尤其我認為有真大e部分,劉某某講e並無嘸著………」

  「其實你咁有想過,劉某某是非常非常怨恨哈維爾e。好定伊是因為安呢合你絕交e?」

  「我倒是無想過。不過值我收著彼張絕交批了後e二禮拜外,有一日我下班轉來,看著一張明信片,是劉某寄e。即張明信片道是我一開始所講e,即個故事輕浮e所在。」

  「哦?明信片?頂頭寫啥?」

「嘿,你聽我講。彼張明信片e地址,當然是阮厝e地址,不過,位即個地址e所在有一條箭頭線畫出來,後面寫:『沙西米魚販之家』。另外是收件人e部分,當然嘛是我e名,不過我e名嘛予伊箍起來,邊仔用紅筆寫:『可憐e資產家小走狗』!」

  「哈哈,真妙!」我講:「閣有無?」

  「值明信片後面,有即段文字:『鄭重敬告林太太(可悲e性勞動者):提醒妳,妳已經因為肉體出賣妳唯一e靈魂。』」

 

  4

 

胡君,我e故事講夠遮。阿你咧?劉某某予你e理由是啥?咁親像伊所講e安呢?」

林君,你想咧?」

太平洋海岸e天看起來有卡青,而且親像有卡懸。我e囝仔走來我e身邊,抱一箱物件,要我替伊組出一架會使值沙埔仔走e小自動車。看著伊曝值日頭下e面,我深深感覺,囝仔有評咱卡真實e靈魂。我嘛看見遠遠e所在,我e太太徛值沙埔仔頂,她e裙值風中飄動,海湧輕輕仔拍值她e腳踝,遐是一個真美麗e畫面。

  我e心內有一個聲音底對我講:所以,咱著好膽就近恩典e寶座,通受憐憫,也得著恩典,做及時e幫助……

林君,我e部分實在無值得閣講,假使你想卜聽,我倒是會使給你講一個流淚谷變做泉源之地e故事……」

 

2006/3/24  初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