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2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監牢內外

監牢內外   /胡長松
 
 
     
 
  頭拄才講話宏聲的治安隊中學生,即馬規個人縮佇壁角,哭加不止啊痛苦,彼是予人感覺恐怖絕望的哭聲。看守所30米見方的即個審問廳,二百外個犯人給tsinn加密密紮紮,即陣哭聲一加入,規間審問廳道袂輸tsinn破去的屎hak仔,臭味一下手溢溢出來,其他的犯人愈聽愈無爽快,頭道不時斡過去,用厭sian7的目神看伊。伊拄才給衛兵喝講:「代誌發生,恁的警察suan了了,阮不過是替恁維持治安嘛,按呢,犯啥物罪?」彼個衛兵道用步槍的後斗柄撞伊的胸坎,大力撞四五下,撞落到塊,中學生道位肺部吐幾囉嘴血出來。即馬伊開始哭,閣失神掠狂按呢喝:「啊!我一定是欲死啊!一定是欲死啊啦!阿娘啊!」
蔡文達雄雄發覺,吐過血的彼個中學生,道親像一粒稻粟予人絞過了後所tshun的粗糠,已經無閣再飽仁,而且予人感覺赤野。代先時伊的心內對中學生真同情,毋過,彼個赤野齷雜的感覺那來那強,遂予伊暗暗向望一個清靜。「一定是欲死啊啦!阿娘啊!」是啊!規去死死咧──想袂到,伊雄雄會有即個殘忍的想法,咁講,縛伊雙手的彼條八號鉛線,佇短短時間已經予伊的心肝冷血麻痺,道親像伊失去感覺的手婆仝款?伊心內tio5一下。
  窗外的天色漸漸暗。中學生閣吐一嘴血出來。怹夆掠入來遮已經規下晡,中學生哭加無力恬落來,伊予鉛線反縛的雙手因為失去血色變做烏青,彼個面焦蒹[lian]去,面頂懸雖然有目睭,毋過無神,親像曝焦去的烏魚乾頂頭的目睭。我即馬大概嘛是即個形。蔡文達按呢想。死亡的威脅來的時,會給一個人皮膚的血色吸焦去,即點蔡文達非常清楚,道干那二日前,伊嘛是目睭金金看著青年軍的一個隊員死佇怹旅社的門口;彼陣青年軍提武器欲攻擊車頭的憲兵隊,結果死幾囉個,其中怹的隊長佇死晉前拚最後一口氣走向旅社,蔡文達按算將旅社的門打開予伊匿,不過,看伊猶袂走到亭仔腳道已經phak倒,蔡文達看著伊腳脊胼著槍,血tsuann7出來,伊的嘴角直直搐,手伸懸懸親像欲掠牢一個啥物物件,續落道斷氣去。蔡文達看死者烏綠[lik]焦蒹的皮膚,心內第一擺出現「原來死道是即個款」的真深的體認。到即二日,因為看見傷濟屍體,本底彼個體認已經逐逐仔薄去,龜怪的是,當伊即馬詳細看彼個治安隊中學生的面,「原來死道是即個款」的想法遂雄雄閣闖轉來。我嘛欲死啊,蔡文達心內浮出即個無法度拒絕的念頭。
  「文達哥,拜託咧,咁會使用你的手給我的褲頭解[thau2]開,我尿真緊!禁加真艱苦。」
  劉阿明將嘴偎近佇蔡文達的耳孔按呢講,伊的褲頭靠偎佇蔡文達反縛的雙手頭前,「拜託咧,我的尿實在真緊!」
  劉阿明佮蔡文達是老厝邊,講起來嘛算是未來的親tsiann5,蔡文達的小妹秀美佮劉阿明互相有意思,嘛互相講明啊。怹已經交往一段日子。若毋是發生遮的代誌,劉家即站道已經去蔡家講親啊。
  劉阿明的身軀the偎過,蔡文達想欲試看覓咧,毋過伊的雙手確實已經麻去,根本道無感覺,嘛完全無法度止力。拄才夆押來看守所的路,伊排佇頭一個,嘛是雙手頭一個予人絞鉛線的,遐衛兵袂輸已經等候真久欲修理伊,用的力特別大,鉛線深深逼入去伊的皮肉裡,予伊大聲哀疼──不過即馬攏無感覺啊。伊即馬感覺縛佇腳脊胼的雙手是伊的身軀上代先死去的部份。伊上代先講:「阿明仔,無法度啦,我的手完全袂止力,無法度啊啦。」伊斡頭,看著劉阿明仝款是一個欲哭的烏綠的面。
  「喂!先生!我欲放尿,放尿會使得否?拜託!拜託啦!」劉阿明慢慢徙去衛兵的面前按呢講,結果衛兵真無客氣給sak轉來。衛兵無欲睬伊。續落蔡文達道鼻著一個辛澀辛澀的尿味,伊斡頭,看見劉阿明的褲已經澹去。劉阿明的面有一點仔歹勢,不過嘛出現解[thau2]縛了後的輕鬆款。事實上,伊毋是頭一個按呢的人,即個審問廳,一四界攏是即個尿味。犯勢是因為即個味,予蔡文達嘛感覺著脹滿飽紮[tshat]的尿意。這是猶活咧的見証啊,伊消遣家己。為著無要予澹去的部位傷大,伊決定跪咧。燒燒的尿位伊的大腿流位腳頭趺,雖罔見笑,伊的腹肚原底脹脹的感覺即時得著消解[thau2],這是歸下晡以來,唯一會使吐一個大氣的時陣。
  山壁彼邊傳來槍聲,佇暗微微黃昏的窗光之中。槍聲引起眾人的小小的反嘩,毋過一下手道閣恬落來。「天明明猶未齊[tsiau5]暗,道算判死刑,嘛無應該佇即款時陣宰人嘛。該去氣的話m3」有人細細聲喝。又是一陣反嘩,毋過續落來的恬靜,比頂一擺卡久。道親像一個真大的烏影入來佇即個所在偎近怹,眾人互相對看,無出啥物聲,一直到壁角的中學生雄雄閣哮出來。
  「喂!卡恬咧啦!」有人對伊喝。
  「喂!你咁毋知影伊干擔是一個囝仔嘛?囝仔爾呢!我看伊佮阮後生差不多大漢。」另外一個聲出現。蔡文達揣袂著講話的人。
  「你看,彼個囡仔實在有夠可憐。」蔡文達給劉阿明細聲講:「我看伊是欲死啊,即個囡仔,唉,閣遐呢少年。」中學生的哀叫聲比拄才無力、細聲。恐驚伊是欲死啊。伊the倒,縮佇壁角phi3-phi3挫,胸仔埋佇扭曲變形的面的後面。恐驚是欲死啊,蔡文達按呢想。
  「你咁知影?彼個囡仔,道是三塊厝彼個賣火炭的阿麗仔的大漢後生?」
  「啊!咁成實的?」蔡文達驚一tio5,知影中學生的出身予伊心內的悲哀感閣卡深。假使是一個無熟悉的人,道算是死佇面前,嘛卡袂有悲哀啊?伊按呢想。道譬如講晉前死佇旅社頭前的彼個青年隊隊員,血流焦了,無生命的身軀道干擔是爛去的皮肉彼款的物件,道親像是佮即個世界無啥物感情交插[tshap]的物件,是伊會凍用一個冷淡的姿勢來面對的物件用一個4g4──相對的,若是彼個三塊厝賣火炭的阿麗仔的大漢後生……伊對眼前即個中學生的生命想像,出現完全無仝方向的變化。
  阿麗仔的面真清楚出現佇伊的目睭前。彼是一個有真粗的手骨的查某人,尪婿死去了後,一個人晟養三四個囡仔大漢,肩胛頭擔火炭佇四界走闖。蔡文達想起來,伊看過彼個囡仔,佇大日頭下綴佇阿麗仔的腳倉後行。毋過彼時陣伊猶真細漢。
  「你想,阿麗仔欲按怎?..」即句話一講了,劉阿明道親像真後悔,嘴唇咬按按。怹二人想起家己目前的處境,想著家己的親人的反應,道退入佇各自的驚嚇內面。即個驚嚇,是怹愈來愈擴大的想像所構成的。「咁講一切道是欲按呢生結束?構成的」蔡文達細細聲嚅[nauh],伊夯頭,看見劉阿明用不止仔恐怖的目神看伊。「文達哥,若是你出去,阿我無出去,拜託你給秀美講,我真想她,毋過我真無路用。美你hhi」劉阿明的頭tam3-tam3,目屎佇目墘go5。
  「野鹿!講這啥物無志氣的話,咱一定會使平安出去,知否?咱二個!」
  怹輪流接受審問。桌仔後面坐一個尉官,用腔口奇怪的台語問話。彼個尉官那吃紙薰,手那寫,薰屎直直落佇紙頂面,愈pue2愈烏。筆錄的字道寫佇彼烏鷌鷌的紙頂頭。先是問身份,續落道五四三問一寡龜龜怪怪的問題。
  「你叫啥物名?」
  「蔡文達。」
  「滯叨?做啥物空缺?」
  「滯車頭對面,我開旅社。」
  「哦?旅社?啥物旅社?」尉官頭夯起來。
  「永春旅社。」
  「喔……你是按怎參加暴民亂打人?」
  「看鬼。我匿佇厝裡,恁衛兵闖入來掠我的,彼時陣我拄吃飯飽,哪有打人?」
  尉官phak佇桌頂寫伊的。
  「阮到底會按怎?」
  「時到道知啊!」尉官輕鬆輕鬆按呢講。
  蔡文達感覺好笑,伊竟然想欲佇尉官遐得著一寡安慰。伊雄雄感覺尉官的輕鬆、那吃薰那寫字的無要無緊的辦勢,是佇蔡文達面前挑故意的囂掰。伊所有的,正是蔡文達一答一滴當塊失去的。蔡文達欣羨即個辦勢,彼是半日前伊也有的,伊出大氣力想像,欲給半日前的家己的形影囥入按呢的辦勢內面,毋過落尾伊是失敗啊。毋管經過按怎的出力打拚,伊的頭殼仝款是空的,道親像一塊予人挖空去的匏仔殼,啥物攏無。
  審問了已經是盈暗,一個衛兵提一張紙出來,開始唱名,蔡文達、劉阿明佮彼個中學生攏夆叫出來,總共十外個,排做一列。
  「快點!出來!」衛兵按呢嚷。
  咁是欲去山壁邊槍殺的?蔡文達按呢想,二枝腳骨強欲軟去。
  衛兵給怹關入一間牢房。講是牢房,其實閣卡像是一個袂通袂 thau2的石頭孔,三四坪大的所在,本底道有十外個人關佇hin,即馬閣加上怹十外個,道欲偎三十個人,佇hin,無人有才調倒咧,怹坐佇予屎尿ko3澹的土腳兜,擠做一球。本底有一個窗仔口,毋過已經夆用柴板封起來。
  「拄才出去一批,恁道來啊!」一個老人目睭瞌瞌按呢講。
  「你講拄才一批,是去叨位?」蔡文達問伊。
  老人講:「若毋是夆保出去,道是夆槍決。等夆叫著的時道知啊啦。」
  蔡文達想起拄才的槍聲,規個人畏寒起來。
  衛兵提剪仔入來,給怹遮拄來的犯人的鉛線剪掉,怹的雙手總算得著自由。只不過,手婆的部位仝款是麻麻無啥感覺。
  「聽好,發便當!」衛兵按呢喝。
  蔡文達聽著伊的名,接過便當,是鐵造的便當khe仔,伊一看道知影是伊的牽手給tshuan5來的。「你真好命喔!」彼個老人按呢講:「一入來道有即款厝裡的便當通吃,嗯,佇監牢外,你的牽手一定是真gau5真khiang3腳,才知通tshuan5這來。」聽伊按呢講,蔡文達想起厝裡,欲哭出來,用手pue2目墘。劉阿明嘛有一個,嘛是蔡文達的牽手做伙給送來的,二個便當攏用巾仔包加好勢好勢。好笑的是,怹打開便當,內面已經無菜無肉,tshun飯,彼菜肉已經無知予誰先揀去啊。「幹!遮兵仔賊!」蔡文達心內操一聲。
  「攏按呢啦!飯欲留予你,算是你的祖公仔有保庇啊啦。」
  無領著便當的人,道吃衛兵發的飯丸,是臭酸的西貢米做的。另外,有幾囉個便當無人領,是前一批走的人的厝裡送來的便當。
  「便當閣送來,表示怹無轉去到厝。咁講是已經予人槍決的人的便當……」按呢一想,蔡文達道閣艱苦起來。
無人知影時間,暗頓吃了,怹輕鬆開講起來。牢房內面有幾個是八去到南洋參加戰爭轉來的,怹的話厚起來,熱烈交換怹的戰場故事。蔡文達目睭皮真重,那聽,欲盹龜去。
彼個中學生有分著一個飯丸,毋過伊無吃。伊開始大吐血,嘴唇、胸坎、一直到規身軀紅吱吱。
眾人恬落來。
「恁看,這呢可憐的一個囡仔!」
  「總是要做寡啥物啊!」劉阿明按呢嚷:「這呢可憐的一個囝仔!」
規個牢間的人攏斡過看。中學生的嘴裡「阿娘啊!阿娘啊!」按呢直直喝。「野鹿!」有幾個人壓低聲音底操[tsho3]。
  「喂!衛兵!衛兵!狗飼的!」劉阿明雄雄大聲嚷起來:「囡仔吐血啊,緊送伊出去夆看啊,狗飼的!」
  拄才講話的老人講:「喂,卡細聲咧!你按呢喝真危險!」
  劉阿明道真勉強徛起來,喝講:「驚啥!橫直道是死嘛,驚啥!彼豬生的,打囡仔是算啥貨?」伊愈講愈激動。
  衛兵將門打開:「是誰在搗亂?」
  「怹娘咧!是我又閣按怎?彼個囡仔底吐血,恁是目睭青瞑毋?野鹿!宰豬母嘛無遮么壽!」劉阿明即馬徛亭亭,愈罵愈續嘴,愈喝愈憤慨。
  彼個衛兵一腳步踏入來,用槍的後斗柄大力位劉阿明的頭殼敲落,血tsuann7出來,劉阿明退一步,跋佇土腳。
  「再亂叫,就拖去斃了!」
  「野鹿!」
  劉阿明想欲閣peh起來,毋過予蔡文達用身軀擋咧:「阿明仔,卡站節咧,阮小妹閣佇外口等你呢!」按呢一講,劉阿明道干那一個消風的雞規仔,消綠落來,袂振袂動,伊的面是痛疼痛苦的表情。
  過無外久,牢房外出現一陣雄雄狂狂的腳步聲。三四個衛兵入來,干那底拖船貨按呢給中學生拖出去。
劉阿明「總是要做寡啥物啊!」的喝喊即馬佇蔡文達的頭殼轉踅。伊想起幾日前青年軍的情形。「大家加油戰鬥啊!總是要予怹知影,咱蕃薯仔,嘛是會為著將來戰鬥的人啊!」青年軍匿入佇旅社內準備欲進攻憲兵隊,將槍管擱佇旅社的窗仔口,遐緊張的面容洩漏出一款特別的興奮,道親像夆點灼的火種燒起來,干那是怹生命最落尾的火焰(道算落尾猶是化去的火)。
即馬,彼葩火焰照入蔡文達的內心尚界烏暗的一個角落。彼時的青年軍到底是啥物款毋驚死的心情?位下晡以來,蔡文達的心肝頭道一直予彼個烏暗teh咧,一個無形無影的重量,伊一直想欲給pue2開,毋過閣一直摸它袂著,干那一斡頭它道suan去主意旅社的窗仔口。
  「聽講人欲死晉前,會想起即世人的逐項代誌。」蔡文達講。
  「這我有聽講。」劉阿明講。
  「啊續落來咧?」
  「續落來,咁會有人知影?」老人按呢講。
外面當底落雨,風咻咻叫的聲,位窗仔口的柴板縫滲入來。伊那來那懷念監牢外的世界,毋過,伊嘛感覺,伊可能是永遠欲失去彼個世界咯。蔡文達的頭殼內,雄雄出現一條囡仔歌,伊佇夜暗中哼起來:
  
何でも知ってる 古時計        啥物代誌攏知影的老時鐘
おじいさんの 時計          是阿公的時鐘
きれいな花嫁やってきた        嫷嫷的新娘嫁過來的彼一日
その日も動いてた           滴答滴答底行
うれしいことも 悲しいことも     歡喜的代誌 抑是悲哀的代誌
みな知ってる 時計さ         啥物代誌攏知影的時鐘
いまは もう動かない その時計    即馬 已經袂閣振動的時鐘
 
「蔡文達、劉阿明!」衛兵徛佇門口喝。
牢房的鐵門打開。猶是真深的暝。蔡文達徛起來,劉阿明嘛徛起來,怹二人即馬攏清楚感覺時間已經到位啊,怹互相對看,大力夠啊軍,吸一口氣。蔡文達看見劉阿明規身軀phi3-phi3剉,他知影伊家己嘛仝款。
我猶袂準備好咧,蔡文達想。
「文達哥,請會記,我拜託你的代誌要給秀美講。」佇牢間門口,劉阿明壓低聲講。蔡文達看伊的表情,有熟悉的干那火燄的光。伊直覺有恐怖的代誌欲發生,想欲開嘴阻擋,毋過已經袂赴。
劉阿明跳進前,用伊所有的氣力將衛兵的其中一個攬咧。衛兵才喝一聲,蔡文達道看著劉阿明的手裡有一個反光tu2位衛兵的嚨喉去。
「啊!」衛兵的喝聲轉做悽慘的哀哭,即馬跋倒phak佇土腳。彼道反光,續落道成做一港tsuann7出來的血。「啊!」蔡文達斟酌看,原來是綁怹的一截八號鉛線,已經予劉阿明au2做一枝親像扁鑽的武器,即馬,深深插佇衛兵的頜仔頸,血直直霧。
  「阿明你!」蔡文達大喝一聲。
  「哈哈哈!」劉阿明開始大聲笑。
四五個衛兵掠狂圍偎來,給劉阿明tshi2佇土腳,其中一個呸[phui2]一嘴瀾,將槍尾刀大力tu2入伊的胸坎,一直到伊的笑聲停止。
 
 
    ●
 
  日頭的光斜斜照佇鏡檯頂的春仔花。佇鏡檯前,蔡秀美的阿嫂許菊底替蔡秀美梳頭,蔡秀美位鏡裡看她,是一個欲哭的面。
  「阿嫂,今仔日是我的好日子,妳應該卡笑咧!」
  按呢一講,許菊的面遂愈悽慘起來。
  「俺姑仔,阿嫂嘛是查某人,知影妳的心情,總是,我袂曉講,我真軟tsiann2,我應該向你說多謝!時仔日子7i3 」許菊抿一個嘴。
  「阿嫂,咁講這道是怹所講的,欲出嫁的心情?」蔡秀美挑故意給聲音揪懸。
  「唉!俺姑仔,妳知影的,我對不起妳……」許菊的目屎雄雄ko5落來。
  「阿嫂,伊是好人,閣過一下仔伊道是我的尪婿啊,我看伊人辦真好,我真甲意,妳應該笑一下!是我的尪婿2」蔡秀美那講那笑,kik輕鬆款。
  連珠仔炮已經佇樓腳底陳,迎娶的車隊一定是到位啊。
  許菊講:「我先去看覓咧!」
  許菊一斡身,蔡秀美的目屎嘛ko5落來。
  即個欲出嫁的我,到底是啥?蔡秀美按呢想。想著續落來的婚禮,她的心肝頭道有不安。特別是,當她想著一到今仔日盈暗,當怹的親晟[tsiann5]離開的時,她必須要家己一個人佇房間內面對她的尪婿……彼是啥物款的房間?她想起彼個無依無偎的場面,道規身軀phi3-phi3剉。她親像聽見佇她內心尚深的所在,有一聲呼喊,閣干那是一個抗議,毋過連她家己也聽袂清楚……
  她想起過去的某一日,是透南風的一個熱天的暗暝。
  她佮劉阿明手牽手佇海墘仔的麻黃林散步,劉阿明斡身將她攬加真按,嘴唇壓佇她的嘴唇,她感覺著干那海湧的暗流佇她的胸仔口溢動,續落,干那是伊身體的溫度欲融入她起落的胸坎……
  「阿明,毋是即馬……」她雄雄給伊sak開。
  伊的手猶是給攬按按,猶原是激烈的溫度。她閣一擺給伊sak開。
  她看見伊有一個真失望干那戰敗的落魄的面。
  「秀美,失禮,你知影,我會一世人疼妳!」伊頭偃偃按呢講。
  雖然做為一個護理士,她是真瞭解她的身體的,毋過,她無法度清楚胸仔口的彼陣燒熱的漲流是按怎發生的。
  「一世人。你要我按怎相信你?」
  她聲音內面的冷靜予她家己嘛驚一tio5。
  隔工,她的阿兄講,劉阿明按算過一站欲來提親。
  佇飯桌頂,她干那看會著家己紅絳絳的面,袂輸前一日佇麻黃林的一切攏予人看破。她忍咧徛起來,毋知是按怎,她一行入到無人的灶腳,道大笑起來。到即馬她猶無法度理解她是按怎會大笑。
  自彼擺了,劉阿明猶是招她散步,毋過,伊無閣做出任何失禮的代誌,道算每一擺劉阿明給她的手牽咧的時予她胸仔口的暗流愈來愈強烈,甚至漸漸佇怹每一擺離別的時,有小可的失望佇彼暗流下滾絞……即個時陣她道漸漸瞭解,她的規個人,她的心肝佮她的身軀,對劉阿明的接受佮向望是那來那的確啊。咁講這道是人講的偎靠?毋過,面對她身軀內面的變化(當伊佮劉阿明鬥陣的時,她無法度拒絕的熟紅的變化),她感覺真見笑。
  若毋是遐的槍聲,她即馬是嫁予劉阿明啊。阿即馬的即個欲出嫁的我,到底是啥?她按呢想。
  她雄雄感覺討厭這一切。
  彼是一摜足長的連珠仔炮。
  炮仔聲親像是她的兄哥予怹掠去的彼一日的槍聲。
  槍聲裡有她的阿嫂佮三個囡仔攬咧底哮的聲。
  彼一日,她聽見許菊佇樓腳喝她。
  「俺姑仔,緊落來啦,俺姑仔!」
  怹護理士有參加過婦女會的國語班,卡有法度佮怹遐兵講話。許菊要她出去給遐兵求情,因為她的兄哥拄夆押出去。
  她行向門口的一位tshua7頭的軍官。
  「這位長官,我的大哥他沒有做什麼,為什麼要押他呢?」
  「妳不知道嗎?前二天,那些青年軍躲在你們旅社攻打我們憲兵隊,難道妳不知道嗎?」
  「我們也沒有辦法啊,他們有槍,是他們闖進來的。」
  「那麼,我要怎麼相信妳呢?」
  「這……」
  「不如這樣吧,妳答應嫁給我,我就相信妳,立刻把妳的大哥放了!」
  彼是蔡秀美第一擺看見張隊長。她真清楚,道算她想欲佇伊的面phui2瀾,嘛袂使得。彼日,她佇三樓尾的房間,偷偷仔位窗仔縫看見她的兄哥蔡文達佮劉阿明二個,排佇長長的隊伍的頭前,怹行向西,行位山彼邊去。她第一擺即呢深感受著親人死別的威脅──頂一擺,是她的老母過身,是她五歲的時的代誌,毋過她的印象已經真淺啊──甚至,她對閣卡早的她的老爸的死,已經完全無印象啊。阿她的阿嫂總是彼個欲哭的面。
  「俺姑仔,阿嫂知影家己袂使講遮的話,毋過,我拜託妳可憐我啦。我干擔是一個無路用的查某人,若無恁阿兄,怹叫我是欲按怎活啊……閣有阿發仔怹三個,道算講干擔是淡薄仔可能,我嘛是要拜託妳考慮彼個隊長的話,道算妳看袂起我即個查某人嘛無要緊啊……」
  「阿嫂啊,這哪有可能?妳要我嫁予彼款人?」
  「無啦,俺姑仔,我是啥物人?哪會使叫妳嫁予誰?我是講,彼個阿山仔官的話,咱要想一下,即馬,一切攏無像[siang5]啊,遐厝邊隔壁怹攏講,唉,怹攏講……」
  「怹攏講啥?」
  「怹攏講,恁阿兄怹即回去,夆關佇山腳的看守所,是袂有命通轉來啊啦!即幾工已經有足濟人夆槍決!」
  許菊哮一站,繼續講:「我閣煩惱劉阿明,妳嘛知影,伊彼款熱性熱地,妳若無出面救伊,我看伊嘛是無通活咧轉來啊啦!咁講俺姑仔妳,妳按算欲嫁予一塊神主牌仔?我知影我毋是啥物人,毋過,假使我的話有淡薄仔理,俺姑仔……假使妳會使帶念妳的阿兄晟養妳即幾年……妳看我無嘛無要緊啦,我干擔是一個可憐的查某人啊,俺姑仔!」
  許菊的面tam3低,紅吱吱親像正月柿,她那哭,遂跪落咯!
  「俺姑仔!」
  是遐呢雄的心肝!蔡秀美看許菊,為著她的幸福,欲犧牲我一世人啊!她恨恨按呢想。毋過,彼也我是家己的親阿兄啊!
  「阿嫂!妳予我想一下。」
  她無閣有話。
  樓腳的人聲已經嬉嘩起來。許菊peh起來:「俺姑仔,時是差不多到啊!」
  許菊「一切攏無像啊!」的話,干那一枝五吋長釘,釘入蔡秀美的心。她感受著一種憤慨,毋過,她毋知應該針對誰。咁講是張隊長?為著阿兄,已經決定嫁予張隊長,咁講她欲一世人恨伊?咁講有誰會為我的後半世人負責?
  即個欲出嫁的我,到底是啥?她想起拄才她的阿嫂給她會失禮的面,心肝頭更加無爽快。她有一款想欲吐的厭sian7。面對遮完全無相仝的一切,她無願意接受阿嫂的道歉佮說謝,道親像無欲閣接受她所有的舊的生命仝款。她雄雄體會著她的未來的尪婿原來道是她舊生命的勝利者,假使,她若接受阿嫂許菊所講的一切,按呢,她蔡秀美,道永遠干擔會使是一個無法度翻身的失敗者!她感覺恐怖。咁講我注定是失敗者?她按呢想。毋是!即馬的我毋是失敗者,我要有一個新的生命才著!
  彼暝,蔡秀美佮許菊佇看守所的大門外等候蔡文達佮劉阿明,她真僥疑,到底她聽見劉阿明已經死佇牢內的時,她的心肝咁是真正的悲傷?
  監牢的門打開的時,干擔她的阿兄(雄雄消瘦加她強欲認袂出來)行出來,並無劉阿明的影跡。
  「道佇拄才!」蔡文達講:「阿明仔死佇內面。唉!若早知是欲保出來,好定伊袂按呢做的……唉伊講伊真思念妳,只是……」
  「文達,是俺姑仔救你出來的,她下晡答應欲嫁予憲兵隊的張隊長,所以才透過張隊長給恁講情……想袂到,伊劉阿明無即個命……」
  「無的確按呢對劉阿明卡好。」蔡秀美用冷冷的口氣講。
  一陣皮鞋聲行上樓梯,即馬,停佇房間的門外。
  「我的新娘子,我能進去了嗎?」
  「請!」
  許菊將門打開。
  憲兵隊的張隊長提一束花行入來。蔡秀美有小可緊張,雖然見過幾擺,毋過,遮呢近看張隊長的面,遂感覺一種特別的生份──卡正確講,她雄雄感覺張隊長是一個緣投的查甫人。勇閣lo3,有比劉阿明卡迷人的體格佮人辦。伊穿一軀體面的軍禮服,面對她親像一個紳士按呢笑。伊輕鬆輕鬆行過蔡秀美的身軀後,透過鏡,她看著家己的面紅起來。張隊長雙手位蔡秀美的胸仔按按攬落(無顧慮許菊徛佇邊仔),她感覺著伊的手有熟悉的溫度,透露出急狂的躁性──她的頭殼閣一遍熠[sih]過透南風的暗暝,她佮劉阿明鬥陣的彼個畫面,不安佮見笑的湧道閣一遍打上她的胸坎。她無法度瞭解,是按怎彼個暗流會按呢閣出現,道親像她是一個無禮無教的野查某仔。而且她的心內出現真深的罪惡感,好親像劉阿明佇鏡的內面底給凝。她佇心內喝出來:你走啊!你已經死啊!閣再講,你完全會使無死的,阿你死啊,這是佮我、佮張隊長、佮任何人攏無關係的,這是完全你家己選擇的死──彼是你家己的死,無人欲替你擔的死,佮我完全無關係的死啊!你離開我!走!
  張隊長的嘴唇偎來,tsim佇蔡秀美的後頜仔頸,佇她的耳孔邊輕聲仔講:「你今天真是我漂亮的新娘子,我還真是等不及我們的春宵時刻哩!」
  「隊長,但不是現在。」蔡秀美給伊的手pue2開。
  「妳不能再叫我隊長了,從今天起,我可是你的丈夫。」張隊長滿面笑容按呢嚷。伊的手輕輕仔劃過她的乳房。「嫂子,妳能先下樓去嗎?」許菊面紅紅,tam3一個頭行出去。張隊長給房間門鎖咧。彼雙手閣徙來佇她的乳房,動作雄雄粗魯起來。
  「隊長,非得要現在嗎?」
  「嗯,我只是要確認看,妳是我的新娘。」
  「是的,我是你的新娘,隊長。」蔡秀美感覺講話的毋是她家己,毋過,她嘛知,彼的確是她家己:「我只是在想,能不能夠早點離開這裡?」
  是崁頭紗相辭的時陣。
張隊長tshua7蔡秀美來到蔡文達佮許菊面前,親晟好友,閣有張隊長的一隊憲兵徛佇四周圍打phok仔。
  「俺姑仔,即卡手指是阮尪仔某即幾年做生理儉的總家伙,這是欲帶念妳對阮的大恩情!」許菊將一卡璇石手指拄予她。
  蔡秀美提過,給斟酌看,彼粒璇石是她毋八看過的大粒璇石,金爍爍,會發光。
是一粒迷人珍貴的大璇石,毋拘,蔡秀美並無給收落來,她拄還予許菊。
她輕聲仔講:「阿嫂,我無需要這。妳可能毋知影,我會嫁張先生是因為甲意伊!」
  「秀美!妳給收落,予阿兄補償妳!」
  「阿兄,這是我家己揀的尪婿,恁是無資格講話的!」蔡秀美的口氣堅定。「我給恁講,恁無了解我外呢甲意伊!」
即馬,蔡秀美給張隊長的手牽加按按按。她頭夯懸,看見她的尪婿底笑,彼是她毋八看過的、尚蓋緣投的查甫人的笑容。
「我會一世人愛伊!」她嘛微微仔笑起來。
 
 
2007/11/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