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22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港口、城市、金色豔陽天的守望者 / 宋澤萊

因為是生活經驗的作品,就自然顯示出詩人成長的一個軌跡。雖然我覺得胡長松還不是很有意思想寫一本純粹長成經驗的詩作,但是整本書籍還是顯示出來他的幼年﹝綠色光線,薄霧e早起﹞>青少年﹝下課時間﹞>戀愛﹝值東海岸﹞>為人父親﹝有時爸爸值夢中﹞的階段性的成長經驗。當然,做為一個詩人,30多歲還是太年輕,幾乎是詩人的誕生期,沒有足夠條件談整個人生;但是,因為是描寫生活的詩,詩人所刻劃下來的現實圖像又很濃烈醒目,就帶給我們很豐厚的印象,有一種頗成熟的味道。
的確,這本書著墨處含蓋了現實生活的種種,但是我覺得最突出的地方仍然是「即景詩」。即景詩佔了所有詩作的大半﹝譬如《棋盤街路e城市》、《港口e歌》這兩輯共12首都是﹞,甚至寫給小孩子的情歌裡,有一兩首詩也是以風景描寫為主要的內容。因此,若說這本詩集是即景詩集也是恰當的。
這裡的即景大概落實在城市、港口、海岸線、田園這幾種景觀上,絕大部分帶著明豔的陽光,充滿了熱帶氣息。所以敢寫這麼多的即景詩,表示胡長松的詩技巧在描述風景時有奇特、自信的地方。他的風景描寫都出自工筆,是很細緻的一種描繪,譬如有一個地方有關貓鼻頭的景色是這樣寫的:
 
咱行夠斷崖頂e一座涼亭仔
清風微微
日頭e針 暫時離開 我e皮膚
咱喘一口氣
飲﹝lim﹞幾嘴茶
 
我注意著斷崖e珊瑚礁頂懸
一種不知名e綠藤 生湠
本底肥閣厚汁e籐葉
予金燦閃熠e日光 照通
失去體重合重量
化作一片薄薄 透明
e綠光
 
一隻小雀鳥
位珊瑚礁迎風飛昇
最後 消失值海水頂懸
熱豔e天幕
【節錄自〈值貓鼻頭〉一詩】
 
像這種細緻的描寫,書裡頭到處都是,成為一種基本格調。我們注意到,像這種寫實的詩根本不用「比喻」,是用「摹寫」的方法寫成的,就是直接的描寫,乃是一種硬碰硬的工夫,沒有寫實功力的人是寫不來的,但是胡長松似乎寫得易如反掌,毫無勉強。這就是他寫詩的本錢。
   
我曾經研究過,「即景詩」都是寫實的,詩人相信他的描寫可以重現他當時看到的美景,它其實是「田園詩」的一部份。在東西世界文學史上,田園詩有它一定的歷史地位,為其他的文類無法取代。自古以來,田園詩人被人喜愛也比其他類型的詩人要多。主要的原因是田園詩講求美感、率真自然、情緒穩健,凡是田園詩所到之處,莫不充滿溫情,引人喜愛。其實胡長松的詩就有這個特色。
   
近代以來,由於農業逐漸被工業取代,事實上田園詩的大好時代已經結束,詩人已經很難再寫田園詩。不過,詩人轉向寫風景、家鄉,甚至是城市,筆尖不離日常生活所見種種。譬如說諾貝爾詩人獎作家塞佛特寫故鄉布拉格,米洛茲寫地中海附近城市港灣都非常有名,也非常成功,證明即景詩並沒有從人間消失,成功機率很大,是很可以放手一寫的,我認為胡長松正走在與他們同樣的道路上。
   
不過我也說過,此時此刻台灣的文學慢慢走進了「新傳奇時代」,描繪英雄、情節離奇的詩和小說已經崛起,也許要若干年之後,才會進入「新田園詩﹝新即景詩﹞」的時代,胡長松所寫的即景詩正是「新田園詩」的一種先聲,我相信他將來必能走得更遠走得更好,直到完全開創出一個「新田園詩時代」的那一天為止。
--2006、09、02‧鹿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