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溫度

關於部落格
文藝天地,歡迎入來打嘴鼓!
  • 119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港嘴》新書發表會消息

高雄新銳作家 夏日新書分享會
地點:高雄漢神巨蛋6樓紀伊國屋
日期:7/10(六) 下午場3:30-5:00
作者:胡長松
主題:找尋身世與土地的夢中夢--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創作分享
主辦單位:台文戰線雜誌社、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本書簡介: 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
主角「我」是一個身世不明的人,根據母親的指示轉去到血跡地烏索仔港,欲走揣家己老爸的下落。
當然,「我」嘛想欲藉按呢挖掘自己的身世。
當「我」一步踏入去,才發見遐已經成做一个死恬、全是鬼魂講話聲嗽的庄頭矣。大雨落袂停,遐,是就欲下陷沉埋的土地。「我」一路聽著真濟死者的唉呻〔tshan〕,予人僥疑的回聲娶領「我」轉去到逐个死者痛苦、永遠無盡尾的記智的時空內面....

活動報名:高市文化局報名頁


邀請你做伙來參與的小說創作

──《大港嘴》踏話頭 /胡長松



  2008年底開始,我用家己佇10年前所寫的中文作品《烏鬼港》做藍本,進行台語小說的重寫。這期間因為想起捌有幾位讀過《烏鬼港》的文學先進提醒我,這篇小說的敘事結構是無好讀的小說,加上我佇2004年成做一个基督徒,生命內面加一寡光,就對本底《烏鬼港》內面過度的黑暗有一種反抗的心情,所致,我就增加欲一半的文字篇幅完成各位面前的這部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雖然已經增加袂少篇幅矣,毋過,當我共我的稿提予朋友讀的時,怹真坦白共我講,這猶原是歹消化的物件,所以,我只好佇遮先做簡單的說明,通予讀者參考。我欲提醒,這只是一个線索,千萬莫予伊成做你閱讀上的限制。
  這篇小說透過分散的敘事結構,目的欲藉小說背景的烏索港村人物命運的起落來暗喻台灣歷史長年來予人殖民的深沉,兼反省人性佇其中扭曲的狀況、精神方面的困境佮透過信仰突破的可能。我尚初的期待,是希望會使透過這篇作品,進一步討論台灣人靈魂底層的集體無意識的可能問題。
  佇技術的特色方面,這篇小說藉魔幻寫實的敘事,進出佇烏色港村百年的歷史時空,閣共敘事箍圍佇主角「我」走揣生爸身世的過程佮配角人物李東俊予人謀殺的事件;小說情節囥佇這二條線頂懸對位交thīnn進行,屬佇奧德賽式的歸鄉/走揣自我的文學原型。敘事技巧方面,大敘述攏盡量拍碎,成做足濟小結構,逐个小結構有時是情節的敘述,有時是小段落的對話,有時是某一个角色的記智,按呢一段一段、一面一面thīnn做小說的立體,會使講,這是現代小說創作通交流的特色。佇今仔日,猶有足濟人懷疑台語文學佇尚新的現代技巧方面的實踐,我向望這篇小說會使提供另外一個理由予遮懷疑者改變看法。


  小說的內容佇遮大概說明:

之一 主角「我」佮「我」的老爸李碌

  主角「我」是一個身世不明的人,根據母親的指示轉去到血跡地烏索仔港,欲走揣家己老爸的下落。當然,「我」嘛想欲藉按呢挖掘自己的身世。烏索仔港略約是佇台灣西南海墘的一個拋荒的小漁港,毋過想袂到,當「我」一步踏入去,才發見遐已經成做一个死恬、全是鬼魂講話聲嗽的庄頭矣。大雨落袂停,遐,是就欲下陷沉埋的土地。「我」一路聽著真濟死者的唉呻〔tshan〕,予人僥疑的回聲娶領「我」轉去到逐个死者痛苦、永遠無盡尾的記智的時空內面。尚予「我」驚嚇的是,「我」的老爸李碌竟然是一个名聲足臭的鄉霸,佇港村不止仔有惡勢力,伊經營真濟生理,毋過最主要的是酒樓芙蓉春佮徼場的歹代。伊酷刑、豬哥,是造成村內眾死者痛苦的原因之一。
  有關「我」的老爸李碌的身世是按呢:李碌名義上的老爸叫做李金塗,早前是一个牽豬哥的庄跤人,太平洋戰爭爆發,李金塗夆徵召去南洋做軍伕,這期間,伊的牽手林阿娥遂予一个日本警察糟蹋去,甚至致使伊有身,生一个囡仔,這个囡仔就是李碌。李碌自細漢就是一个予人看輕的囡仔,甚至予人真無目地用「狗囝」(意思是「日本狗的囝」)稱呼,所致沓沓仔造就伊酷刑無情的性格。另外一方面,成做一个殖民官「雜種」後代的李碌毋知影,實際上伊嘛是台灣南部綠林抗日名將林大貓的外曾孫;林大貓佇日本人拄來的彼幾年娶領鄉民對抗日本人,真有聲勢,毋過可惜終其尾猶是予日本政府設計誘殺,閣險夆抄家滅族,當初時干焦李碌的外祖父林本萬幸受外籍的傳教士保護才通活下來。
  李碌的性格展現台灣社會足捷看著的典型,一種予暴力傷害遂閣迷信暴力的強迫人格。迷信暴力該當然是一種悲哀,結局是完全的失控閣有失落。李碌長年佮港村另外一頭的角頭人物宋火生車拚,表面上捷捷贏,勢力愈來愈大,甚至強奪宋火生的查某囝宋佩慈嫁予伊的私生子李東俊,成做一款示威的屈勢。毋過,他的生命煞嘛開始落崎。伊知覺著體力佮精神的衰弱,另外,對死的驚惶嘛共伊掠絚絚。某一工,他的私生子李東俊雄雄予人謀殺,這對李碌的生命來講,是徹底的打擊。他想欲揣出兇手,毋過,伊發覺伊跋落閣較深的驚惶。他想欲走揣安慰,毋過伊發覺,港村久年來較屬買賣性質的傳統信仰無通予伊倚靠;他想欲位閣較濟的女色頂懸共青春揣轉來,毋過按呢做,干焦予伊的青春流逝甲愈緊;伊迷戀算命佮長生術;伊甚至khap著毒品;毋過這一切攏無路用,甚至加速共伊sak去地獄。

之二 平埔族潘氏家族的身世之謎

  這篇故事內面,平埔族潘氏家族的幾个角色佔一定的份量,位怹流傳的歌謠裡可以推斷,佇血緣上怹來自海上的小島Lamay,怹可能是荷蘭人屠殺該島族人了後,佮烏索仔人透濫所湠落來的後代。這個潘氏家族身世的安排來自歷史文獻《熱蘭遮城日誌》內面荷蘭人屠殺金獅島(小琉球島)族人的記載:「(1636年 4/23 ~ 4/25記載)我們(荷蘭人)立刻再帶往該金獅島,先把在哪裡已經選好的地方,用堅固的籬笆圍起來防守敵人,然後用盡可能的所有方法(或把他們的洞穴堵死,或用臭煙進去,或按照他們的在當地最熟習情況的人所認定的最好的方法)把他們通通毀壞捉來……(5/1記載)在這期間,派新港人和放索人出去收尋該島的居民,發現一個洞穴和很多居民,因此我方的人立刻去那裡,把那地方用籬笆圍起來,派四十個士兵看守,把所有食物和水全部拿走,然後放各種可怕的煙進去使他們呼吸困難,他們終於在4月29日向我方投降……(5/7記載)本月四日因為再聽不到吼叫哀鳴的聲音,我方的人乃進入該洞內,發現約有200人到300人死在那洞穴裡(因為很臭無法計算確實的人數)。此外還有一些被他們燒死的人……(1636/7/2 記載)長官普特曼斯閣下與議會乃決議,要召喚所有新港、蕭瓏、麻豆和目加溜灣的居民,以及位於南邊的村莊放索仔、塔加里揚與Dolatock的人,並且在已駐在該島的士兵以外,加派一隊有三十個士兵的部隊,前往小琉球島,以便用所有可能的手段,無論生擒或打死,都要把該島上的人民從該島全數除掉。」
  也就是講,故事的潘氏家族是佇歷史有根據的象徵性的安排,族人的遭遇象徵台灣人受殖民迫害的過去;另外一方面,小說嘛寫著佇殖民統治的過程內底,殖民者對付被殖民者無仝部族之間捷捷使用的分化策略;「受迫害」佮「予人分化」,兩項攏是台灣人精神層面的大困境,嘛透過小說中潘來貴、潘大海、潘春花、潘宗保、瑪莉(潘雪)的家族遭遇表現出來。事實上,頭前講著的「我」佮李碌的身世發展,有扭曲佮沈淪的一面,也會使囥佇這个被殖民的精神困境的結構來理解。當然,潘氏家族象徵台灣人根底就有的勇氣、感情佮毋願屈服的生命,佮李碌之流形成足顯明的精神抗衡。

之三 「我」的身世謎底:「善」佮「惡」的對位

  接紲頭前所講,這篇故事有深沉、烏暗的背景,位表面看,「惡」的旋律假若會佔贏面,毋過這篇故事並毋是規篇攏予「惡」所掌握,事實上,「善」的力量仝時陣嘛佇李碌所代表的烏暗後壁聚集。沓沓仔,「善」的光線位烏暗的背景裡浮出來,成做無欲妥協的對位。
  「善」的力量一步一步開展,原底干焦出現佇幾个人物比如「我」的老母林金釵佮平埔族後代的潘氏家族身上,紲落,綴小說敘述沓沓仔湠開,成做「我」的身世謎底的主宰。佇故事的後半段,讀者會發現,雖然「我」的母親林金釵嫁予李碌,毋過其實「我」並毋是李碌的後生,「我」的生爸原來是一个勇敢多情的討海人,他就是潘宗保,是位頭前講著的海上小島來的平埔族的子孫。佇故事的尾仔,「我」佮象徵鄉土本真的真老爸對話,嘛佮仝齊象徵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假老爸(李碌)對話。
  佇故事時空的上尾,土地落沉,海水漲懸,男主角佮平埔族身世的女主角一行人,坐上一隻名號做「Nanang」(平埔族語「名」的意思)的船,駛向大海,駛向傳說內面真正的故鄉Lamay……

  按呢,佇這篇小說,袂少的事件佮人物的段落箍圍佇這三个敘事的核心交替進行,限佇篇幅,我無法度詳細一一解說,最後佇遮,我干焦會使提醒讀者,閱讀有時難免是創作工程的一部份,我欲邀請你來參與這个工程,歡迎聰明的你會使佇紲落來比平時仔較慢的閱讀內面,佮作者做伙經歷文學創造的趣味;凡勢,你會沓沓仔發現,咱當咧鬥陣完成某一个奧秘。
  先多謝你的參與。
  嘛多謝國家文藝基金會慷慨贊助這篇小說的創作,多謝畫家劉耿一先生慨允畫作成做本冊的封面!


2010/05 高雄內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